武装城管

2006年8月11日北京市海淀区城管副队长被小商贩刺死。8月14日北京市委书记刘淇上门慰问殉职城管家属。看了这则新闻,我才顺着链接了解到,8月9日开始,北京的城管队伍用高科技设备武装自己,如防刺背心、防割手套、掌上电脑、GPS定位、激光仪器……
非常好,非警察的城管开始从杂牌军向正规军转变。我建议同时也提高对城管执法人员的文凭要求。《疯狂的石头》里道哥不是说了嘛:素质!注意你的素质!现在衡量素质的,不就是文凭吗?不管真文凭还是假文凭,也不管是清华北大还是电大。
在我眼中,城管也是有一定素质的,只是有待提高,有以下案例为证:
某日,北京某城管队伍驱车追赶一“黑摩的”——就是用三轮摩托载客挣钱的。终于抓到了非法摩的驾驶者,是一91岁的老头。城管队伍里有素质的X城管转头对群众说:我认识这老头,三年前我抓过他,那时他也是驾驶摩的,89岁。
X说被抓的老头三年前已经被抓过一次,说明X城管非常敬业,对自己的工作对象很熟悉。
从89岁奋斗到91岁,屡犯不改的黑摩的司机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了可敬可爱的城管的工作确实繁重辛苦——连一个老头都能在城管的控制下顽固抵抗3年,更何况其他青壮年的小商小贩!8月11日的死伤事故也再一次证明城管的工作除了辛苦,还很危险,尤其面对那些顽固不化、穷凶恶极、为了区区几块钱可以用命相拼的青壮年商贩。相比之下,那些青壮年乞丐多好,尽管也损害市容市貌,但是他们除了乞讨,除了乖乖地听从城管调配,再不会用刀子相向。
终观历史,战斗才刚刚开始,牺牲才初现倪端,城管同志的任重而道远。试想想,城管队伍的领导者,正是20世纪初依靠广大的工农群众、小商小贩和彻底的无产者一起同盟,依靠游击战的灵活性,苦苦奋斗了几十年才打下江山。俗话说攻城容易守城难,现在要守住稳定、整齐、美丽又和谐的北京城以致全中国,容易吗?当年十万万的革命同盟军——工农群众、小商小贩和彻底的无产者,如今至少一半是可恶可恨的小商小贩、流民,什么卖香肠的、卖包子的、卖花的、收破烂的、骑三轮的……他们现在仍旧继承先人的游击战传统,时而出没。城管队伍在明处,他们在暗中;城管队员高大肥壮,他们又黑又瘦又小随便钻进一堵破墙就不见了;城管机构只有有限的几个分部,他们分散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什么破雨篷中、屋檐下、平房里。要斗争起来,城管同志容易吗!
因此光有发达的通信、交通设备和先进的特种服装,是远远不够的。国家应该大笔大笔地拨款,彻底武装城管队伍,直到牙齿和头发——你不知道那些泼妇型的小商小贩,最喜欢抓人头发敲人牙齿的嘛!另外应当增加城管队员,最好规模能够壮大到一个城管对付一个小商贩或黑摩的。我亲眼看见法制进行时报道了一个厉害的城管,狂追一个黑摩的不放弃,直到最后黑摩的自己跑到死胡同翻车头破血流。我还多次在天桥边看见一群城管,力气大得可以和斯巴达壮士媲美,他们把撒泼撒赖坐在框里压住非法货物的女商贩,连着货框一起抬上执法车,他们开车扬长而去的样子简直帅呆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城管部门招收队员时,一定要考虑候选者要求高大威猛英俊潇洒,这样城管队伍绝对不会被小人陷害诬蔑“有损市容”,同时还为我们骄傲的2008年奥运会增添光彩。作为市民,理应为政府分忧减负,因此我代拟了招聘启事:
北京市政府因业务扩展需要,特招收一批城管队员,数量不限,要求如下:
  1. 中共党员或积极申请入党者;
  2. 北京市户口;
  3. 性别:男;
  4. 长相英俊,身高不低于175cm;
  5. 政治清白,祖宗三代、亲戚邻里以及密切的社会关系中,没有小商小贩、摩的司机、流动人口,更没有被政府软禁、跟踪监视者;
  6. 大学以上的文凭,素质高,认可电大文凭,认可一切海外教育文凭;
  7. 吃苦耐劳,能够一天一夜连续追缉违法人员;
  8. 懂一门外语者优先;
  9. 对体育运动感兴趣者优先;
  10. 已经报名参加奥运会志愿者优先。

有意者请联系首都之窗北京市市长信箱,网址:http://szxx.beijing.gov.cn/webmayorbox/。为了表示对城管工作的重视,我市市长亲自过问招聘事宜。此招聘信息长期有效,未被答复者请耐心等待,市长办公室工作人员一定会在地球和太阳相撞之前回复亲爱的市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条 武装城管 的回复

  1. Shuyuan说道:

    能学会幽默总是好的

  2. Tao说道:

    暴力执法与暴力抗法,其实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这枚银币就是制度。
     
    长期以来,我们总是沉迷于社会问题的技术性解决方案中。暴力抗法的多了,就拿纳税人的钱给城管装备更为精尖的“武器”。这样,城管这些脆弱的肉身,也就变为城市治理的更为精尖的‘武器’了。
     
    想没有想过,对抗的双方,其实都是到城市讨生活的下层人士。小商贩靠劳动在恐惧和辛苦中活下来,而没有去偷盗抢劫,他们其实是在尽力维护作为合法公民的底线。但如果这个底线被政府设定得太高,他们无法跳过去,当然就只好去触碰这个底线,成为违法者。当然,违法的程度各不相同,有的步入极端,成为杀戮者。
     
    同样是弱者,城管为了讨一口饭吃,让他们的暴戾之气在冲突中步步升高,压制了内心的善良和同情。本是城市的服务者,却异化成为打手,在伤害对方的同时被对方伤害。他们与商贩一样,共同成为这出悲剧的演出者。就象那位因为孩子无法落户而摔死孩子的父亲那样,他们都是我们的同情对象。而更多的旁观者,因为无法身处其境,而无法真正理解这些悲剧发生的缘由。
     
    这样的牺牲者被制度塑造成为烈士,其实是一个制度性悲剧。以暴制暴,都不可取。我们需要反省的是,是城市的面子重要,还是底层平民的生存权更重要?是官员对“整洁”大街的喜好和“政绩”重要,还是面对作为发展中的国家存在社会贫富不均,底层人的求生需求更重要?普适的人权,才是现阶段城市治理的底线。反思制度的缺陷,抓紧出台措施,将无照商贩化为有照商贩并减轻他们的税负负担,才是我们的首要任务。要知道,暴力抗法的“刁民”中,有很多是被我们不合理的制度制造出来的。
     
    只有这样,城管队长的死才有价值。
     
     
     
     
     
     
    幽默也是一种表达的力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