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大侠其人

昨天和彭大侠在西单逛街逛书店,跟踪我的车是两辆大众,车牌号分别为:京GGR936,京AJ7753。
 
彭大侠身着救援光诚的T-恤,脚穿拖鞋,在北京最繁华的商业街溜达,好几拨人问:胸口那人是谁啊?彭大侠不厌其烦地解释谁是陈光诚。
 
据说彭大侠还把T-恤发给街边小贩,要求他们每天穿,3天允许一换,日日检查。小商贩们很乐意,省了钱买夏天的衣服,穿着T恤在树底下打牌聊天。唯独卖西瓜的人说:那不行,我卖西瓜白衣服一会儿就弄脏了。闻者无不大笑。
 
彭大侠几天前刚从桂林回北京,由于发大水铁路线中断,长沙转车时彭大侠只买到硬座票。他于是身穿救援光诚的T恤从火车头走到火车尾,哪里大学生扎堆他往哪里坐。年轻人就问:你胸口印的是谁?彭大侠说开了,也把火车单调的旅行打发了。
 
几年前彭大侠也常常被国保软禁、紧密跟踪。他怪招百出,以致至今无国保敢跟踪、软禁他。
 
一日骑着自行车走长安街,国保的车在后跟踪。彭大侠走到一路中段,掉头逆行。害得跟踪的车辆心急火燎却束手无策,那是长安街啊,栅栏隔着逆行车道,自行车可以在人行道逆行,小轿车可不能。
 
派出所找他谈话做笔录,做笔录的警察名叫“张三”,彭说:“张三是条狗。”若“张三”不在笔录里写下自己是条狗,彭拒绝在谈话笔录上签字。
 
倘若警察禁止他外出,要把他软禁在家里。彭大侠必定举着菜刀下楼,实行“双掉政策”——两条腿的砍掉,四个轮子的砸掉。你有看过警察被“暴徒”举菜刀满街狂追却又无可奈何,灰溜溜逃跑吗?
 
国保找他谈话,他一开口就说:你明明是两条腿的人,为啥赖死赖活地要做四条腿的狗呢!你们先推出一个代表来,让我砍掉了再说。
 
唯一一次让警察得到"安慰",彭大侠看见街上有人打架,于是上前劝架,结果反而被打架者打出血了——因为他和平劝架。
 
每天一到上午11点,彭大侠准时夹一本书到小区饭馆门口坐在板凳上看书,直到12点,国保要吃饭了,刚点完菜上来第一道,彭大侠拔腿就跑,害得国保放弃眼前美食紧跟其后;再接下来,彭大侠要么夹一本书在饭馆里读,要么和媳妇在餐馆里吃饭到中午两点,国保眼睁睁看着也再也不敢点餐。国保干了一份连饭都吃不上的活,自然不愿意多干。
 
到了傍晚彭大侠下楼,国保打招呼“老彭出去啊?”彭大侠一点也不含糊:“对,溜狗。”国保问:“狗在哪里?怎没看见大狗?”彭大侠一本正经:“瞧,这不是跟在我后头吗!”
 
到了晚上,大家准备休息,国保在彭大侠楼下守着、看着。彭拉开窗户一盆尿倒下去,国保敢怒不敢言,只得叫保安来打扫干净。刚打扫干净,又一盆尿泼下去,如此反复,不久国保逃之夭夭。
 
国保从事违法、违背良知与正义的行为,一旦国保的个人权益受到损害,是得不到任何法律保护,也不能在良心上得到社会支持。彭大侠所为,无非是表达不屈服,同时又让执行命令的个体在心理上感到孤立、绝望、不道德。
 
彭大侠是谁?彭大侠是北大毕业的一高材生,以翻译和打零工为生,自称无业游民,路见不平必定一声吼。无偿献血的记录有N多次。
 
昨天吃午饭,我笑着。彭大侠说:“我的招数你学不来,因为你首先要克服心理障碍。”
 
我有我的方法,许多商业街上都有现场制作个性T恤的商店,年轻人很喜欢。比如为了纪念情侣相爱一周年,你可以到这些商店现拍两人的照片(带照片去也一样),添上你想说的话,然后按你的要求设计好印在T恤上,不到一小时就可以取。美中不足是价钱太贵了,纯棉T恤单面印刷80元一件,双面印刷再加50元,倘若是莱卡的衣服,再加10元。
 
彭大侠和我一起去T恤设计商店,在西单77th street,定作了三件T恤,两件内容一样的情侣装,一件老公的生日礼物T恤。大概一个小时后,我就穿着胸前印“HOUSE ARRESTED AGAIN" 背后印“跟踪、盯梢、可耻”的T恤上街了。跟踪我的国保男看见我从女卫生间出来换了件衣服,傻了。
 
回家在院子里国保男和国保女叫住我,告诉我领导说软禁我是因为“她和胡佳一样”。他们希望以此作为谈话的开头,问我为什么穿T恤反抗,我摇摇头回家了。我和胡佳一样?我心咯噔一下,是不是我的丈夫做什么,就等于我做什么?曾金燕=胡佳?我不愿意与国保谈话,因为意志上我要和他们保持对立的立场,但是我的心太软,一旦和个体开始谈话,我必定可怜她/他。倘若可怜他们,我丈夫、彭大侠以及其他朋友必定嘲笑我的好心肠没原则,我也不允许因为可怜国保,自己落入了左右为难的困境。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条 彭大侠其人 的回复

  1. 说道:

    这些日志应该贴到世纪中国系列论坛

  2. farm说道:

    赞一个,学习中。

  3. 靚仔.小寳说道:

    其实你可以告诉大家直接订阅你博客的RSS就可以很方便阅读内容了。http://zengjinyan.spaces.msn.com/feed.rss某些部门只是封掉了http://zengjinyan.spaces.msn.com/这个地址,一旦打开这个就会被屏蔽掉IP。直接订阅RSS的话  不需要用代理  速度也快了很多

  4. sisyphe说道:

    国保说你和胡佳一样的原因,我猜是指你和胡佳都是社会活动家、“麻烦”分子,因此对他们来说都一样危险,并不是说曾金燕=胡佳
    从你开始为胡佳的失踪奔走那一天起,你就不再是以前那个普通的家庭主妇和援艾志愿者了,你成为了有关部门的“敌人”。也许你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改变,或者意识到了但却不愿多想,但,这是一个事实

  5. sisyphe说道:

    我想胡佳不会嘲笑你的吧。他自己不是也曾因为与国保的肢体冲突中撕破了对方的衣服,而特地去买了一件衬衣赔给人家吗?
    国保的确是可怜的。他们最可怜的地方在于,他们本来是人,本来可以和别人一样过有尊严的生活,但他们不但没能活得有尊严,还努力践踏他人的尊严。他们或许并不明白,奴役他人并不代表尊严,相反,尊重他人正是自尊的内涵之一
    希望他们能够早日回到属人的、有尊严的生活

  6. Unknown说道:

    Brave woma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