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双双被软禁

这个时候,最适合看《哈维尔文集》,最适合去跆拳道或散打培训班,可怜可恶的国保会一直监视着。——前言
 
一扫近日的灰暗阴沉和闷热,今天北京的天空格外干净蔚蓝。干净得让我怀疑是否地面发了炮弹控制云层。可惜我和丈夫都没有自由,无法走出家门躺在草地上呼吸新鲜的空气,自由自在地看看多日不见的蓝天。
 
昨天傍晚,明确说明没有计划去山东后,我问国保:(软禁、监控我)是不是因为我是胡佳的妻子?
国保答:不是。你(被软禁、监视)有你的原因,老胡(胡佳)有他的原因。
问:是不是因为我写博客?
答:不是。
问:是不是因为我做艾滋病工作?
答:不是。
问:是不是我皈依佛教,有宗教信仰?
答:不是。
问:那因为什么?
国保说:你自己好好想想为什么,好好找找原因。
 
今天跟朋友通电话,获知北京一NGO的负责人被国保要求去山东亲自看看情况。所以如果有机会,我会问国保,软禁、监视我是不是因为我没有计划去山东?荒诞!或者是因为通州公安分局的国保资金和人手不足,谎报“军情”,以增加国家发放的“项目资金”,好增添国保的硬件设备——如汽车,摄像机——以及人手?下一次我和胡佳分头外出,他们是不是三辆车12人跟胡佳,三辆车12人跟着我?如果是,我呼吁所有的纳税人要求国家公开详细的财务支出,说明我们交纳的税金究竟去哪里了!或者举办一个行为艺术展览(展览地点:北京市通州区BOBO自由城小区),让大家来看看纳税人的血汗钱是怎么被花费的,然后决定是否都别缴税了。
 
多么荒谬,国保软禁监视我,我竭尽全力,把自己所有的行为提出来问是否为软禁、监视的原因,对方说不是。不但不告诉我原因,还让我自己好好想想,叫我找原因。当然,我这样提问并不代表我承认国保的思维逻辑:你做了或计划做“敏感”的事情,就应该被非法软禁。彭大侠说对了,国保和他们代表的部门,不配得到任何言辞,他们只配得到拳脚。
 
胡佳不被允许走出家门,我可以下楼倒垃圾、买菜,另有国保男在离我不到1米的地方跟踪监视。那国保男对我恶狠狠地说:“不要给你脸不要脸!”我气炸了,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佛教徒,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没有办法对他们友善,他们的跟踪监视行为让我感觉非常恶心!一想起他们的表情和语言,我就恶心得起鸡皮疙瘩。邻居们用很奇怪的眼光看着我的楼下——几个大汉一天到晚坐在那里,无所事事。当一个又黑又瘦又小的年轻女子出现,所有的大汉紧张地站起来,跟随。注意:我可不是黑社会的老大。
 
我们夫妇的遭遇并不是最悲哀的。最叫人悲哀的是在拘留所的盲人赤脚律师陈光诚以及另三位同村村民,还有被软禁将近一年的陈光诚妻子袁伟静。叫人悲哀的还有河南艾滋病感染者李喜阁等三人被拘留,罪名是“聚众冲击国家机关”。这些妇女做什么了?她们生孩子的时候被同一家妇幼保健医院输血感染了艾滋病,又感染了孩子。这些妇女和平地去卫生部上访了。昨天晚上,得知李喜阁被抓,“感动中国”的老太太,“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医生眼泪直流。
图片说明:高耀洁医生分别和李喜阁,李喜阁的女儿在河南郑州 
 
2006年7月20日,河南省宁陵县民间艾滋病活动人士李喜阁于12 时被宁陵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原因是“涉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现羁押在宁陵县看守所”;与其一同被羁押的还有两位妇女王xx、张xx。

    据悉,李喜阁等9 位感染者女性(包括一名儿童)在7月18日到卫生部就输血感染艾滋病案件不立案、不赔偿问题和平表达意愿;19日被宁陵县公安局警车接回;20日中午,其家人接到李被刑事拘留的通知。目前,除被刑拘三名感染者外,其她妇女处于政府的跟踪监视中,他人无法了解18日当天现场的情况。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条 夫妻双双被软禁 的回复

  1. 定鼎说道:

    除了暴力我看不出别的路径。
     
    我们是生活在21世纪吗?我开始怀疑了。
     
    你又错了,错在和它们“对话”了。不能对话,而是要让它们切身地难受。

  2. 生而自由说道:

     
     
     
    只要话从国保出,必是非难的要求、非分的要求、非法的要求,否则他们是不会找你“沟通”的。
    只要行为从国保出,必是残酷的举动、残忍的举动、残暴的举动,否则他们是不会对你下手的。
     
    从个体上他们有一副人的躯壳,而从功能上他们是国家机器,是没有人性的工具而已。如果说他们还带有什么人的印痕,那么仅仅剩下傲慢、无耻、卑鄙、阴险、狠毒、愚蠢而已。
     
    我们怎么能与行尸走肉进行人的“对话”呢。公民和黑社会没有可对话的,公民和鹰犬没有可对话的,公民和蛇蝎没有可对话。
     
    国家黑社会势力的基础爪牙—-“国内安全保卫(简称‘国保’)”,它们存在目的是为了伤天害理,它们存在的意义是每天不遗余力给他们的主子—-集权体制掘墓。

  3. 生而自由说道:

    你认为通州国保支队是主因,太天真了。北京市国保总队,和公安部的国内安全保卫局才是主因,中共中央政法委才是主因,这个可耻的极权体制才是主因。
    通州国保支队和北京市国保总队是喽啰和奴才而已。那些躲在幕后的主使人,例如罗干和周永康,以及它们手下的一批中层盖世太保才是需要调查和审判的对象。

  4. jk说道:

    曾金燕女士:你是勇敢的,你们是正义的,我多么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和你一样怀着坦荡赤诚的心为弱者奔走疾呼,唯有如此中国的社会和人才能进步!如果你能在手边备有联合国大会1979年12月17日第34/169号决议通过的〈执法人员行为守则〉,随时教给那些制服的抑或便衣的跟踪人如何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遵循国际公认的准则和原则,也不失为一种有意义的人权教育。向你致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