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

做这么多关于国保的梦原来是有原因的。今天国保男和国保女两人在我家楼下院子里和我正式谈话,院子里还有5、6个便衣和公安局保安,是软禁胡佳的。国保女是国保男的上级,都是20多岁将近30岁的样子。
 
谈话进行了大概一小时(2006年7月20日晚6:10-7:10,北京通州区BOBO自由城)。两国保到最后说明来意:按上级命令,从明天开始,要么被他们跟踪,我不能离开北京;要么被他们软禁在家。并声称可能要持续一段时间。
 
我很困惑,因为我每天上班、为NGO做艾滋病志愿者、写博客,没有任何"计划"做可能"敏感"的事情,比如国保说"山东你去不去?"——哈!多么讽刺的描述。
 
国保男说,你没有计划去山东就好。就怕你有想法(去山东),(万一有想法)也是犯罪。就像那个煤球,本来它是白的,我说它是黑的,它就是黑的了(原话,逻辑和事实有问题,但是他要表达的意思很明白)。要把犯罪行为扼杀在还是思想苗头的时候。
 
我说:可笑,那你干脆拿个刀片把我们的大脑全部刮干净(留一个空脑壳,没思想,没有"犯罪苗头")!
 
国保男抓住机会就卖乖,说一些男人对女人说的话,说自己"见色忘友"之类的话。呸!我恨不得马上变成曾泼妇,叉着腰骂街,可惜现在还没学会泼妇的姿态。可怜的男人,太小看女人了!
 
回家吃晚饭,仿佛恍然大悟——原来公安局的国保也是给公民选择的:要么软禁、要么跟踪。嘿……
 
我怎么办?我本来每天该该干嘛就干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条 选择 的回复

  1. 定鼎说道:

    专制制度的打手们不配得到言辞,哪怕是辱骂。
     
    它们只配得到拳脚、棍棒和菜刀。

  2. 说道:

    想知道山东官司,终于看见你近来的日志。
    那些高唱”三个代表,四个坚持“的人,做着”不三不四“的非人类干的事。
    杨国保已是一块没有灵魂的肉,避开这块行尸走肉。只当他是有气味的空气,马上就会散尽。

  3. 说道:

    凡是干了鬼蜮勾当的,都是见不得大众的,更是见不得阳光的,即如对网络的封锁。不让老百姓说话,其结果只能是让地火在地底下漫行,一旦爆发,则成火山噴发之势。维权人士所要求的,无非是合法的人权和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其结果只能有助于一个公平、公正、文明、法制社会的建立,并非如贪官污吏的无耻无边的欲望只能使社会更为黑暗、腐败、混乱,使国家走向颠覆、灭亡。贪官污吏是不希望一个法制社会的建立的,一个法制社会是容不得贪官污吏的。当政者对此应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对此认识不清,对维权人士百般打压,对贪官污吏姑息养奸,则是对人民的犯罪,对历史的犯罪。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彭大侠出来,为全体国民的人权而奋斗,那么我们的法制社会将会早一天建立起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