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疾病经常导致身体的疾病,身体的疾病也可能引发心灵的疾病。身体和心灵的疾病,共同诱发了社会的疾病。——附言
 
2004年夏天,河南中部地区,一个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需要做手术,孩子的父亲是艾滋病感染者,母亲是艾滋病患者,妹妹也是艾滋病的感染者,患心脏病的孩子本人没有感染艾滋病。手术前的检查进行很顺利,孩子的父母非常高兴。但是,检查报告出来的第二天,主刀医生对合作的基金会说,她代表医院拒绝为孩子进行心脏病治疗手术。理由是假如别的病人以及家属知道医院为艾滋病家庭的儿童做手术,就再也不敢去医院接受治疗、手术,直接影响医院的声誉。
 
2005年,河南南部地区,一个父母因艾滋病去世的孤儿在政府的孤儿院被发现感染了肺结核,因此被要求离开孤儿院。孩子回到长满野草的家里,和七十多岁的老奶奶以及一只猫住在一起。
 
2006年夏天,安徽,一个原本生活在政府的孤儿院的艾滋病孤儿A被检测出HIV阳性,因此被要求离开孤儿院。孤儿院给出的理由是:因为她是艾滋病感染者,孤儿院不想别的孩子生病(感染艾滋病)。一个无亲无故的孩子,小胳膊小脑袋,个子比饭桌高一点,离开孤儿院了怎么办?四处询问是否有家庭或者孤儿院愿意收养孩子,没有任何积极的反馈。
 
一个被孤儿院遗弃的孩子,能到哪里去呢?
 
昨晚和G电话谈论小女孩A的去处问题,G愤怒了。关键不在“孤儿”一词,关键在“艾滋病”这三个字。G说:别的孤儿怎么办,这个孤儿就怎么办。艾滋病又怎么了,它怎么就特殊了,它怎么就需要特别的关心爱护了!孤儿院用错误的方法对待孩子,难道我们就要用更加错误的方法来回应孤儿院驱赶孩子的做法!强烈的反讽,感觉很无奈。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业标准儿童社会福利机构基本规范》的规定(3.2.6.8):对患有传染病的残疾儿童要及时采取特殊保护措施,并对其隔离治疗,以既不影响他人又尊重病患儿童为原则。
 
此外今年民政部等部门共同发布的《关于加强孤儿救助工作的意见》一文还强调了“对女童和艾滋病致孤儿童给予特殊的关爱。”
现在政府主办的某孤儿院要拒绝一个感染艾滋病的小女孩A,这个孤儿院和政府自身法律政策规定相悖而行。我给关心这个女孩A的朋友发了电邮,最后的办法是拒绝孤儿院赶走小女孩A的行为,要求孤儿院继续照看小女孩,如果对方拒绝,那么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如果每一个正当权益被拒绝的病人、孤儿、感染者/患者,勇敢地对医院、孤儿院说不,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利,那么歧视、侵犯艾滋病群体正当权益的事件就会少很多,那么社会不公正的事情会减少一些。与其抱怨,不如行动;与其默想,不如大声地呼喊。
——————————————————————答XC:
04年那个孩子,在北京安贞医院做了手术;
05年那个孩子,还是和老奶奶和一只猫住在一起;
06年这个孩子,问题还没解决。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艾滋病领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的回复

  1. Joyce说道:

    04年的那个孩子,手术应该已经完成了吧;
    05年的那个孩子,还和老奶奶和一只猫住在一起吗?
    06年的这个孩子,她怎么办呢?真想收养她,可是家里没有人照顾她,已经有一个上幼儿园的孩子,生活费用紧张。有一些儿童抚育机构里面,是接收有乙肝、结核…的孩子的,有没有可能收留她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