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伙人的权利

           曾金燕 2006625星期天 于北京通州BOBO自由城 

60多年前,农民作家赵树理曾经借小说人物的口谈了自己对公民与国家关系的看法:“我对别人不熟悉,还说铁锁吧:他因为说了几句闲话,公家就关他起来做了一年多苦工。这个国家对他是这样,怎么能叫他爱这个国家呢?本来一个国家,跟合伙开店一样,人人都是主人,要是有几个人把这座店把持了,不承认大家是主人,大家还有什么心思爱护这座店啦?想叫大家都有权,就要取消少数人的特别权利,保障人民自由,实行民主……”(摘自《李家庄的变迁》)

 

现在我们的国家,即中国人合伙开的这家店,有没有被几个人把持,大家心中自有评判。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坏心思的人什么时候都避免不了。可是在一些良性的制度下,坏心思的人做不成坏事,因为这个制度有很好的防范和制约机制。现在我们这家店的制度是否属于良性,坏人行不行得了恶,大家心知肚明。

 

做生意的人都明白,自己合伙投资的商店,一定要千方百计地防止被少数几个人把持,万一不幸发生了商店被少数人把持的情况,肯定要努力维护自己的股东权益。怎么办呢?首先是协商,协商不成提交到仲裁委员会,再不成诉讼法庭,听凭法律公正裁断。但是如果把持商店的这少数几个人,纯粹是市霸,不但蛮横不讲理协商不成,控制仲裁委员委会,藐视法律,还动用黑社会流氓势力打压合伙人,事情就难办了。

 

搬家之前,胡佳住在父母亲家,频繁被北京朝阳区的国保软禁。楼下经常停着几辆警车,出现十几个便衣或穿制服的警察。邻居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躲得远远的,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胡佳的家人。一次64之前,又被非法拘禁,胡佳还在家楼下与粗壮的国保便衣发生肢体冲突,受了伤,他的母亲从楼上冲下来却无力阻止,含着泪对院子里乘凉的几十位邻居(大部分是退休老人)说:“各位老邻居,我的儿子胡佳是个好孩子,他并有做违法的事,只是纪念了6**四就给警察软禁在家里。”那日以后,七十多岁的某邻居大爷,天天坐在胡佳母亲家楼下的单元门口,一直到15天后胡佳被解除软禁。邻居对胡佳妈妈说,大爷担心胡佳再和非法软禁他的警察发生冲突,所以天天坐在单元门口,表面上若无其事地和警察在一起,万一发生冲突方便马上保护胡佳。

 

上周一胡佳和我被软禁在家,考虑到胡佳的抗病毒药已经全部吃完,必须遵从医嘱立即到医院复检取药,我在楼下院子里和非法软禁我们的警察力争。便衣警察们一次又一次地劝我们到小屋子里去谈话,我不同意:“我说的话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我就站在院子里。如果我们犯法了,你们把我抓去坐牢;如果你们要软禁我,出示法律文件!现在什么也没有,凭你们一句话我就不能外出?”为了对付胡佳和我,他们已经安排了十几位人高马大的便衣在院子里,还把院子的铁门关上。邻居们远远地看着,几个邻居还试图把狗溜到我身旁,听一听国保的说法,结果那些便衣警察对他们说:去去去,不关你们的事。说话的声音,压得低低的。尽管我清楚自己40公斤的身体,无法冲出“重围”自由外出,可是胡佳的身体不能耽误,必须到医院取药。于是一再地争辩,站在院子里大声说话,甚至准备好了回家取茶水点心遮阳伞,然后坐在院子里和他们消耗。三个小时后,国保终于同意胡佳去医院,四辆车贴身跟踪。无论如何,胡佳和我的力争保证了胡佳去医院的权力,更重要的是远远静静围观希望了解真相的邻居,无形中加重了我们谈判的筹码,某种程度上击败了国保的非法行为。几天后我才从邻居处听说,当天早上外出上班的人看见我们被拦截在院子里,给家里的亲人打电话让出来“看一看”,究竟怎么一回事。

 

我发现了,国保原来只能在阴暗的小屋子里和公民——也就是国家的合伙人“谈话”,他们威胁我的朋友和邻居们“禁止公开谈话的内容,因为这是国家机密”。这一帮吃着纳税人血汗钱的警务人员,用国家的名义,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经不得任何阳光的照耀。我们每一个人合伙人,要维护自己的权益,第一要义就是要求了解真相,就像店老板要求看商店经营的账本一样天经地义。

 

可是个体公民之于国家,是多么弱小的合伙人!弱小到连了解真相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尽管被个别把持商店的合伙人欺瞒、压制,我们还是要一点一点地争取、维护自己作为合伙人的权利。就算完全没有获得合伙人权利的可能,也要以各种各样的形式表示不服从。

 

请不要放弃自己作为合伙人的权利,美好的自由和尊严从来都是自己争取来的而不是别人送到眼前的。维护自己作为合伙人的权利,才有可能驱逐把持商店的少数。就像陈光诚所说:“你为这个社会做了什幺?哪怕只说一句公道话,干一件公道事;哪怕把这个社会不好的地方,改变一点点,尽一点点力也好。假如人人都能这样,那咱们的社会肯定能改变。”社会改变好了,形成良好的运转机制,就可以防止和制约少数把持商店的市霸,合伙人的权利才能真正得到保障。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条 合伙人的权利 的回复

  1. 说道:

    合伙人的权利,就是主人公的权利。中共标榜了几十年的人民的国家主人翁的权利,曾经有过吗?否!他们只是利用人民去压制、打击、消灭异己而已。没有基本的人权,连起码的言论自由都没有,还谈什么主人翁的权利?!从54宪法倒退到现宪法,即使现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也是一句空话。剥夺了人民的宪法权利,也就不可避免地使中共自身陷于腐败的绝境而最终只能走向灭亡。天道不可违,现执政者难道仅是当局者迷?人民是要觉醒的,人民是要维护自己的权利的。不维权则灭亡,这就是目前的世道摆在全中国人民面前的严重课题。

  2. farm说道:

    如果将来实现所谓的共产主义的话,不知道还会不会有这些国保人渣存在。

  3. yue说道:

    今天看了几年前胡佳在世纪大讲坛做的报告,挺感动的,于是在网上搜到了很多关于他的信息。看了你的blog,我的眼泪都要下来了,我觉得你们都很勇敢,很佩服你们为艾滋病人群所做的一切。以前看到关于中国人权的报道,我都认为是外国媒体在夸大事实,但是今天我看清了,只是大多数人都被蒙在鼓里。大家都被中国快速发展的经济所迷惑,但是其下所掩盖的问题确被忽略,中国太需要你们这样的人了,我也希望自己能为中国的环保,社会事业做一点贡献。

  4. Unknown说道:

    金雁, 政府可不是人民的合伙人. 它和人民即你我的关系是你在自由城里你作为一个业主和物业的关系.
     
    现在中国现实是奴才挟持了主人. 我最少知道一件事,就是我交的税(物业费),被ZF非霍. 每年本可让几千万孩子上学的钱在养着一百多万武装警察. 而他们的主要责任就是’对付社会上的突发事件", 说白了就是对付那些要求自己正当权利的业主.

  5. 尴尬美说道:

    继续支持你。如果有需要请联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