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耀洁医生今天的讲稿

2006年6月17日:今天北京大学法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举办了“消除对艾滋病毒感染者和乙肝携带者的歧视国际研讨会”。下文是高耀洁医生的稿件,下午两位艾滋病工作发言者,都一再强调血液传播艾滋病问题。歧视问题谈了很多,对策方面没有系统的意见。关于13日的隐私权媒体侵权案和今天的研讨会,有很值得分析的东东,改日再写完稿子上传。

尊敬的来宾、朋友们:

大家好!

近来本人身体不太好,明天又是我老伴病逝后“十七”纪念日,因此我不能亲自来京参加大会,深表歉意!委托曾金燕女士代表我本人,宣读发言稿,谈几点有关艾滋病的现状和我本人的看法。

一:中国艾滋病传播主要是血液传播,这些艾滋病感染者或病人大多生活在农村,卖血或输血感染了艾滋病。

我并不否认吸毒传播或性传播艾滋病的途径。但自1996年以来,我为了调查艾滋病真实情况,曾走访过十几个县,几十个乡镇,几百个乡村,见了几千名感染者和病人。大部分是卖血或输血传播感染艾滋病,少数是母婴传播和夫妻间传播。

1997年国家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明确规定实施无偿献血制度。从此,“血祸”逐渐由公开转入了地下。艾滋病不是河南专有的,更不是仅仅存在上蔡县文楼村等地,是全国性的问题。新华网2005122曾经报道,吉林省德惠市的宋某,一个艾滋病感染者,在20031月至20046月期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先后15次参加供给血库的卖血活动,造成至少21人感染了艾滋病。《公益时报》20051130报道,黑龙江北安农场医院非法采血导致至少19人感染艾滋病。而跨省卖血感染艾滋病的事例,也是数不胜数。其他如山西、陕西、甘肃、内蒙、安徽、山东、新疆等省市因卖血或输血发生了艾滋病大面积流行。为什么“血祸”迄今屡禁不止,其原因有三。

1,医院临床病人用血缺口太大,因此临时卖血、输血现象难以杜绝。特别是偏僻地区的医院,离血库比较远,运送和保存血液的经济和时间成本高,急诊需要用血时,医生就直接找卖血人员抽血,输给病人。吉林和黑龙江的输血感染艾滋病案件,都发生在20032004年。当然还有其他省市,均是病人遇到需要输血的情况,医生直接找卖血者抽血,不曾进行HIV抗体检查,造成血祸性艾滋灾难。

2,血液行业利润高昂。200411月,我在外省的非法血站现场目睹,卖血的活动是在夜里12点到第二天6点进行的,农民卖800cc血液才换来80元钱。医院的临床用血每100cc不低于100元。因此,有些人用尽各种方法,地下经营血站。有个姓莫的“血头”亲口给我说:“经营血站这门生意,老来钱(很挣钱)啊……” 2003920《经济半小时》报道,河南、安徽两省交界处,发现跨省卖血。进一步说明了“血头”是不肯轻易放弃这门生意的。另一种情况,近年来医德缺失,为了牟取暴利,对不必要输血的病人,医生也说服他们输血,是为了得到回扣。

3:义务献血者出现了冒名顶替现象。我国献血法第六条规定“国家机关、军队、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应当动员和组织本单位或者本居住区的适龄公民参加献血”。许多企事业单位的干部、职工,对献血没有正确认识,担心献血影响自己的身体。因此出钱找一些农民工或流动人口,未经体检冒名顶替参加义务献血。如某中医院的两个大夫不愿参加单位组织的义务献血,临时找了两个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的打工妹,顶替她们献血,所幸的是被工作人员发现,没有造成恶果。而像这样的事情,是否仅此一起?谁也不知道类似事件有多少。如孙亚的儿子200410月,在北京某知名医院做口腔手术,因为输血小板,感染了艾滋病。另外,我最近见到一位艾滋病感染者,是2005106输血感染艾滋病的。

二:歧视或敌视艾滋病感染者/病人和家属,在农村是一种普遍现象,也有媒体报道。我的看法,有以下两点。

1,宣传的误导。过分强调吸毒传播、性传播和避孕套的功能,而不能实事求是地告诉大家血液传播的真相。使病人认为艾滋病是“丑病”、“脏病”而不敢公开身份,到处流浪。现在郑州有些卖水果的、卖小吃的、卖菜的、打扫卫生的,是怕歧视而逃出来的艾滋病感染者或家属,我都认识他们。更可怕的,是有些人对艾滋病漠不关心,你要问他艾滋病知识,他很不耐烦地说“我不嫖娼,我不卖淫,我不吸毒,我不会感染艾滋病”。如此下去,对控制艾滋病的传播起了负面作用。

2,艾滋病人因受歧视或敌视出现了仇视、报复社会的现象。如平舆县的李志星,全家因为卖血感染艾滋病。他在一个早晨杀8人重伤1人后自杀。李志星杀人的原因,是被发现感染艾滋病后,受到村民的歧视、排挤和孤立,心里积怨得不到排解,杀人是变态的发泄。另外,还有些艾滋病病人,心中怨恨,报复社会,劫车、偷盗、打架、敲诈,扰乱社会治安等。

三:艾滋病领域的陷阱何其多。

2000年以来,我目睹了艾滋病医学诈骗的种种事件,有些人自称“祖传中医秘方专治艾滋病”,甚至鼓吹他的中药药方可以百分之百治愈艾滋病,并自称“国宝”。另有一部分人,以救助艾滋病病人或孤儿为名,到处募捐。详细请看2006年第六期《检察风云》杂志。从我接到的电话和信件以及来访者诉说中,得知某些人认为,艾滋病是最能挣钱、发财的摇钱树。

关于艾滋病造成的孤儿问题,是一个比较严重的社会问题。大量的孤儿出现了,孩子们的生存、心理、教育等谁能全面来管?几个孤儿院能解决问题吗?福利院不是最好的方式,虽然家庭助养是有利于儿童成长的方式,但执行起来也是困难重重。最主要是血液传播艾滋病的问题,血液传播途径不能断绝,艾滋病病人继续增多,孤儿日渐增加。天呀!谁能救得了!希望大家做艾滋病工作,从根源上来研究、来解决,重视血液传播艾滋病的问题,才能杜绝血液感染艾滋病的悲剧继续发生。

 

高耀洁

200663星期六于郑州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艾滋病领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