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事大

2003年我还是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系的学生,SARS期间翻译了一些关于经济学和流行病的文章。其中一篇来自economist.com,把中国的SARS和苏联的切尔诺贝利事件作比较(可恨当时电脑被病毒攻击,丢失了这篇译文、原文,下文附上的,是另一篇同时期的译文),非常深刻。
前段时间看了《南风窗》2006年5月30日这篇文章《切尔诺贝利的政治意义》 ,叹!只要偷换一些名词,就可以把此文原原本本地变成《SARS的政治意义》,发生悲剧的原因,一模一样。再看《 未来5年艾滋病可能给我国造成3000亿元经济损失》,我想政府是不是应该把艾滋病在中国的真实流行情况尽快弄明白?
 
流行病学和经济学

衡量疾病对经济的影响是直截了当的

    1997 年经济危机袭击一个又一个亚洲国家时,它很快被称为“亚洲风暴”。毫无疑问,金融危机如同病毒一样蔓延着,破坏弱者,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专家们忙于应付。至今,经济学和流行病学不仅仅因类似而被相提并论。最先在中国发现的 SARS ,正使分析家们降低对亚洲经济增长的预期。摩根大通( JP Morgen )驻香港的郑杏娟女士( Joan Zheng )预言当地经济在 2003 年上半年将紧缩,年增长率降至 1.6% 。然而在 SARS 前她的预期是 3.2% SARS 同时也让银行对中国和新加坡的经济预期持低调态度。

    目前为止,受 SARS 影响最大的是旅游业。几乎没有人会冒着感染 SARS 的风险和面对外出返回时被隔离的事实去旅游了。由于人们关闭诸如百货店和餐馆等公共场所,新加坡和香港的消费总量也在下降。香港许多工人不得不呆在家里,越来越害怕产出和出口受影响。事实正如担心的一样,当然除了众所知之的与病人治疗和疾病控制相关的行业。SARS 爆发带来的总损失的多少取决于疫情持续的时间和蔓延的范围。如果像郑女士期望的那样,一切到六月份结束(事实是不可能的,译者),那么它带来的经济影响将不会持续到明年。然而, BNP Paribas Peregrine 驻香港的 Raymond Foo 相信和所有的投资者一样,必然会认为香港是一个风险大的从商地。

    在人类瘟疫流行的历史上,迄今为止, SARS 是不很严重的一种流行病。从 2002 11 月份发现第一例病例以来,已有超过 2700 的病例和 100 例的死亡( 4 10 日前),其中 90% 发生在亚洲。在医学和经济学领域,和艾滋病相比,这是轻微的;而和在14世纪流行的杀死了四分之一的欧洲人的黑死病相比,这是微不足道的。普遍认为,黑死病造成劳力不足,从而加速了封建主义的灭亡。然而,经济史学家们仍在争论它是否对经济增长起可见作用。

    即使流行病有规律地蔓延,也很难做这些评估。与其他大灾难(如战争)相比,人们对疾病暴发时的经济学研究是值得注意的。一位在世界银行工作的人类发展经济学家,Maureen Lewis ,指出显而易见的微观经济作用可能不会体现在宏观经济数据上,甚至对宏观经济数据还有误导作用。更荒唐的是流行病爆发能提高人均GDP!假如它杀死了百万个儿童和老人,保留了15-45岁的社会生产力强的劳动力,那么将会有较少量的人口分享社会财富!

奇怪的流感案例

    甚至当社会的主要劳动力得病死了,经济仍然能够复苏。1918年在世界范围内杀死了4千多万人的流感,也许可以作为重点分析的案例——无论如何有675000死亡病例的美国是值得分析的。威廉斯学院(Williams College)Elizabeth Brainerd ,加州州立大学(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Mark Siegler,已经研究了1918年流感对美国1919-1930年人均收入增长的影响。令人吃惊的是,在考虑了其他因素后,他们发现这些死亡率最高的州经济增长最快!似乎这些受流感直接影响最大的州——判断依据是该州在1919-1921期间有最大的生意失败率——以最快速度复苏并赶上其它州。

    而来自艾滋病——或许我们这一时代最可怕的流行病——的事实表明了估计传染病爆发给经济带来的长期影响是非常困难的。或者正如预料的那样可以看见,在给定的期限和集中密度,在流行病爆发最严重的国家,市场萧条下来了。然而以往的研究显示,年度人均GDP损失大概1%——严重但不算什么大灾难。换一种解释:艾滋病夺去了许多人的生命,减轻了目前土地和资本方面的人口压力,增强了劳动生产力。

    然而,海德尔堡大学(Heidelberg University) Clive Bell Hans Gersbach ,世界银行的Shanta Devarajan 不同意这个观点。他们把受艾滋病影响的人力资本考虑进经济模型中:人们的知识和能力将会影响经济的长期增长。艾滋病通过三种途径影响人力资本:首先,社会最有潜力的成员的死亡:儿童;其次,父母的死亡使得知识通过家庭传播的这一链条断裂,同时家庭收入减少,儿童入学的可能降低;最后,在新的一轮人口再生产中,教育水平低的一代传给他们的孩子的知识更少。

    研究人员把这种情况放到“重迭世代”(Overlapping Generations)模型里分析。“重迭世代”是一个理论模型,它把人们的生活分为不连续时期:儿童和成年。参数分析大体反映南非目前的经济。他们估计,由于艾滋病南非的经济增长和三代的大学教育将处于低调不乐观状况。但是,假如不采取任何措施抵抗艾滋病,这个模型分析预言南非经济将在四代内毁灭。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政府部门应该更加有力地治疗病预防艾滋病,并解决儿童就学问题。艾滋病已经腐蚀了纳税基础, 尽管解决病人和孤儿问题的开销巨大,但是不采取行动只能带来更严重的后果。最后的经验教训是:不管艾滋病还是非典型性肺炎,在流行病学和经济学都一样,预防胜于治疗。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艾滋病领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疾病事大 的回复

  1. FIRST说道:

    原来是校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