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例艾滋孤儿诉媒体侵权案” 记者见面会邀请函

4月博客文章后续: 

尊敬的阁下:

父母因艾滋病病逝的孤儿小莉(化名),状告《华夏时报》侵犯隐私权、肖像权一案,几经曲折,将于2006613日上午十时第二次开庭。虽然原告代理人和律师一再请求法院公开审理,但遭到拒绝。原告代理人诚挚邀请阁下参加此案的记者见面会,以说明侵权案的情况和第二次庭审状况。

此次见面会,原告代理人、律师将详细说明《华夏时报》在不顾孤儿抚养人反对的情况下,大版面、大幅照片、真实姓名详细报道小莉的艾滋病孤儿身份和家庭背景,侵犯孩子隐私权和肖像权的经过以及诉讼法律的始末。

同时,中国疾病控制中心艾滋病控制中心伦理委员会主任、研究员王若涛先生,清华大学当代研究中心和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法律政策工作委员会主任李楯教授将出席记者见面会,提供艾滋病立法、应用等方面的专家意见。

 

记者见面会时间:2006613日下午4:306:00

地点:渔阳饭店(朝阳区新源西里中街18号,电话号码:64669988

联系人:靳薇教授

电话:13641168069010-81929880

电邮:jinwei0530@gmail.com

 

“中国首例艾滋孤儿诉媒体侵权案”背景材料

1.       相关人士介绍

2.       侵权事件经过

3.       原告代理人法律诉讼意见书  

提示:为保护当事人,媒体报道请不要再使用小莉的真实姓名和图像。

相关人士介绍

原告扶养人、诉讼代理人靳薇女士:中央党校教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特聘专家,中国艾滋病协会理事。

原告代理律师杨绍刚先生:上海绍刚律师事务所主任、高级律师,上海政法学院艾滋病法律研究中心主任,上海社会科学院艾滋病政策研究中心顾问。

侵权事件经过

少女小莉(此处为化名)一家原住河南省某县,她的父母因患艾滋病而死亡。小莉作为艾滋病遗孤,在生活、精神上倍受歧视和磨难。小莉先后得到“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教授、香港智行基金会杜聪先生、中央党校靳薇教授的帮助,离开了艾滋病高发地区的河南,以求有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目前在一般人并不知道她身份的地区读书学习,基本摆脱了伤害的阴影。

华夏时报在事先既未对小莉进行过任何采访,事先也未告知,更未征得小莉或其抚养人同意的情况下,突然于200512X日在《华夏时报》第一版及A16—17版上,以很大的篇幅刊登了小莉的脸部特写照片,以及小莉和弟弟及父亲(现已去世)的照片,并标明她父亲因患艾滋病而死亡以及小莉艾滋孤儿的身份。同时大量报道了属于小莉的隐私,例如她父母因感染艾滋病先后离世,因而被称为“艾滋孤儿”,“她家一贫如洗,连个破烂也找不到”。其中写到“小莉的叔叔以及奶奶将她家的钱取走”,小莉“被寄养到姨母家,姨母的34岁的儿子,相貌较差,好吃懒做,不务正业,找不到媳妇,竟然别有用心打起了小莉的主意”,小莉“到X家后改名为XXX”,“小莉有严重的自闭症,情绪不稳定,成绩下滑得厉害,而且非常不自信,觉得自己没有用”等等属于原告隐私的事例。

目前,此报道及刊登的照片在国内外各类网络上广泛流传和转载,截止六月十一日,通过Google网可查询到的就有八千余项。由于中国社会目前对艾滋病病患和家属的极端歧视,姓名、身份和相貌的暴露使小莉目前的学习和生活受到影响,未来的生活面临很大困难。

看到文章后,小莉的抚养人曾与华夏时报社交涉,要求报社严肃对待这一侵权事件。记者和报社有关人士虽口头表示歉意,但只认为是“粗心”、“交接疏忽、技术失误”造成的。

由于社会上对艾滋病人以及家属的不公正的歧视,因此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对艾滋病患者以及家属的身份应予以保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199387日法发(199315号)第七条规定:“对未经他人同意,擅自公布他人的隐私材料或以书面、口头形式宣扬他人隐私,致使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按照侵害他人名誉权处理。”

129由温家宝总理签署颁布、31日开始实施的《艾滋病防治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二款规定:“未经本人或者其监护人同意,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公开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肖像、病史资料以及其他可能推断出其具体身份的信息。”

鉴于华夏时报此报道对自己肖像权/隐私权的严重侵犯,小莉已委托了上海绍刚律师事务所的杨绍刚律师和中央党校教员靳薇做自己的诉讼代理人,状告华夏时报社侵权,并向法院提出三点诉讼请求:一、判令被告停止侵害;二、判令被告在《华夏时报》相同版面用相同篇幅赔礼道歉;三、判令被告赔偿精神损害费人民币十万元。

《艾滋病防治条例》开始实施的三月一日,小莉委托的代理人向华夏时报社所在地的朝阳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诉状。三月六日,朝阳区法院已正式受理此案并立案。此案于四月二十五日下午,及六月十三日上午在朝阳区法院进行了第一、二次开庭审理。

据杨绍刚律师介绍,这是目前国内首例艾滋病孤儿自诉侵害肖像权及隐私权的案件,也是国务院颁布的《艾滋病防治条例》实施后的首例相关维权诉讼。小莉及其代理人希望通过此案提请全社会关爱受艾滋病影响的特殊弱势群体,不要再以各种名义伤害他们。保护这个特殊的弱势群体,降低并消除社会歧视,有助于遏制艾滋病在中国蔓延。

原告代理人法律诉讼意见书——华夏时报的报道构成严重侵权

一、侵权事实

华夏时报没有采访被报道人,也没有得到她的允许,擅自报道她的家庭情况

、艾滋孤儿的身份,而且刊登了她的大幅脸部特写照片,使用了她的真实姓名。此报道也没有得到被报道人目前抚养人的同意。华夏时报的报道侵犯了小莉的隐私权/肖像权。 (见证据1

    《中国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1987.1.1第一百二十条规定:“公民的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1993.8.7)第七条规定:“对未经他人同意,擅自公布他人的隐私材料或以书面、口头形式宣扬他人隐私,致使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按照侵害他人名誉权处理。”

《全国预防艾滋病规划》(1978.8.17) D条:“ 在进行HIV检测、咨询、医疗和社会行为研究中所得到的有关个人的情况和资料需要保密。未经同意,不得公布。”

《艾滋病监测管理的若干规定》(1987.12.26) 第二十一条:“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歧视艾滋病病人、病毒感染者及其家属。不得将病人和感染者的姓名、住址等有关情况公布或传播。”

《艾滋病防治条例》2006.3  第三十九条规定:“未经本人或者其监护人同意,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公开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肖像、病史资料以及其他可能推断出其具体身份的信息。”

《妇女权益保障法》2005.12第四十二条中规定:妇女的名誉权、荣誉权、隐私权、肖像权等人格权受法律保护。表现出了将隐私权规定为独立的人格权,不涉及和包含在名誉权之中。

凡是属于个人隐私范围内的事情,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刺探、公开和传播。只要公民不愿意他人知晓,任何人不得使之公开为大多数人知晓,否则,就是使权利人遭受到了精神上的痛苦,失去生活的安宁和平静。就本案而言,小莉的艾滋病病人家属的身份隐私被披露,影响到她的社会安全需求、社会交往需求、自我发展和自我实现需求,使她的这些需求无法实现或者实现起来非常困难。
   
小莉是普通公民,不是公众人物,其隐私权具有绝对性,华夏时报作为相对人,在她的个人隐私面前没有任何选择权。小莉的隐私权既不涉及公共利益问题,也不与公众知情权相冲突,她目前还是一个学生,既不到公共场合抛头露面,也没有因此而留下的公开记录,小莉的隐私权没有公法权利的属性,只有私法权利的属性,应当受到法律的周到保护。

 

二、主观故意

华夏时报和其记者在本案中的行为,并不是如他们自己所说的“无心之过”|“技术错误”,而是主观故意导致的侵权。

1、以撒谎的手段采集材料。作者胡奎在电话里对我说:“高耀洁老师给我谈了小莉的情况,而且说你是小莉的抚养人,最清楚小莉目前的情况,高耀洁让我采访你。” 这是撒谎!高耀洁老师在给我的信中说:“华夏时报……姓胡的来电话了,他承认他在我房中反拍的(照片),我不知道。我恨恨说他一顿,他也承认我提供消息是诈骗,未提小莉。”(见证据2

2、违背承诺。作者胡奎与我通话时,我明确提出:不能登小莉的照片,经过技术处理的也不行;不能出她的真名。胡当时同意了,而且在其后的电邮中也承认:“在给您的电话中,我本来是根据编辑的要求准备向您索要一二张小莉的照片,但您在电话中提出,不能提供,也不宜登照片,我当时表示理解。”(见证据3

3、华夏时报及作者坚持其行为无伤害。报道刊出后,我们与华夏时报领导联系并要求严肃处理,但报社和相关人士仅仅口头表示歉意,而且一直认为是“粗心”、“交接疏忽、技术失误”造成的。31我们起诉后,35作者胡奎在电话中说:“根本就没有什么伤害,所谓伤害只是你靳教授的想象,小莉已成年,如果她是一个有良知的人的话,她应该对我们华夏时报和媒体感恩戴德。”20051223他曾在电邮中写道:“如果在今后的日子里能为您及您高贵的女儿做些什么,我将非常愿意……”语含讥讽。(见证据3

 

三、造成损害

1、严重伤害

艾滋病作为一种污名化的社会疾病,由于其高死亡率、多途径传染和不可治愈的特征,在世界各地引发了社会恐惧和相伴随的社会排斥与社会歧视。和其他疾病不同的是,艾滋病这种个人隐私被曝光后,感染者/患者和家属所承受的歧视和侮辱比任何一种隐私被暴露都要严重得多,甚至是生命危险。

由于目前中国社会对艾滋病患者及家属的极端歧视,华夏时报对小莉相貌、姓名和身份的暴露对她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她最近来电话,诉说常常作恶梦,从梦中哭醒,很担心周围的同学或其他人在网上看到这篇报道和照片。除了精神上的打击,华夏时报的报道还会对她上学、生活乃至将来的人生形成严重的威胁。

作为抚养人,小莉像我自己的女儿一样,她委托我和杨绍刚律师作为代理人帮她讨回公道,我也不想让她在法庭上再一次揭开自己的伤疤,再受到更多的伤害。我们可以通过其他的案例说明受艾滋病影响人群在目前的社会歧视下的悲惨遭遇;专家也提供了证言,特别说明这一报道的伤害性;小莉班主任最近的来信,也可以说明此报道的影响。

1)案例:

感染者晓普,曾被媒体曝光,造成严重的精神伤害和生存危机。他向本代理人出具了书面证言。

20036月,我受湖南卫视台邀请接受电视访谈,我打算用自己的经历去提醒更多的朋友,学会保护自己及身边的每一个朋友,让他们从我的身上认识到感染者的状况。我没有想到,自己无偿的奉献会给我的生活带来极大的影响,当时在节目的采访过程中没有采取任何保护措施。节目播出后,我接到了很多人打来的电话,有些人在电话里乱骂我,有的朋友问我在电视上的那个艾滋病感染者是不是我。当时我很难过,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们。我想到自杀,想到过报复,我也想过我怎么会那么倒霉。2004年的一天,一个来戒毒的人说他认识我,说他在湖南卫视网站上看到过我的节目和很多照片。我感到很难过,不知道如何去解决。采访时湖南卫视台的人并没有对我说节目会发表在网站上,我也没有知情同意。”(见证据4

感染者山西农民小卫和老纪,2004年在佑安医院受胡锦涛会见,电视台报道时脸部无遮蔽身份暴露,两个家庭从此面临生存危机(2005.12.14冰点特稿)。

小卫的邻居像躲瘟疫一样躲他的家人和孩子。小卫家六年来一直在县城边租房住,知道小卫的身份后,村干部让他家赶紧搬走,别把村里人传染了。小卫一家躲躲藏藏,10岁的孩子受小朋友排斥,谁都不跟他玩。

老纪的儿子去上学,别的小孩看过电视新闻,知道他爸是艾滋病病人,骂他,把他坐的椅子抽走,扔到外头去,不让他在教室里坐。结果孩子失踪了。过了一个多星期,孩子自己回来了。从那以后他不再去学校。女儿在学校,别的孩子一见她就喊:你家是个艾滋病!你家是个艾滋病!村里人没人敢跟他家来往,妻子感觉:“好像把我们一家人给判了死刑”。(见证据5

 

2)专家证言

邱仁宗教授  中国社会科学院应用伦理研究中心名誉主任、卫生部艾滋病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见证据6

这是一件骇人听闻的侵犯原告自主权、知情同意权和隐私权,给原告及其亲属造成严重伤害的事件。在艾滋病防治问题上,已经有许多案例说明,未得本人同意实名公布或公开艾滋病患者的姓名和地址,会对他或她本人,甚至他们的家属和社区造成多大的伤害。在今天,歧视仍然是防治艾滋病的主要障碍。据专家估计目前我国艾滋病感染者为65万人,除少数报告外多数没有出来接受检测治疗,因为社会对他们的歧视妨碍他们这样做。而社会对他们的歧视使他们一旦检出阳性,即使政府承诺“四免一关怀”,但社会、周围的人对他们的歧视使他们,甚至他们的亲属的基本人权得不到保障。因此,尊重他们的隐私权同时也是为了防止对他们可能造成的严重伤害。因此,华夏时报对原告的所作所为,不但侵犯了原告及其家属的隐私权,也给他们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王若涛,中国疾病控制中心 艾滋病控制中心伦理委员会主任,研究员。(见证据7

我从事艾滋病控制工作近20年,近年来参与艾滋病防治工作,我认识到目前我国普遍存在着对艾滋病病人和他们的孩子有歧视和排斥。在这种大环境下,我见过多人(艾滋病人的孩子),因为自己父母患有艾滋病,而受到精神上的伤害。所以,我国政府明文规定对艾滋病病人和其家属而言,患有艾滋病是他们的隐私,卫生工作者和大众传媒工作人员不得公开患者及其家属患有艾滋病的信息。在没有得到本人知情同意的前提下,公开病人或其家属患有艾滋病的信息,是一种侵权行为。由此而造成的不良后果,信息公开者负有法律上的责任。今年国务院“艾滋病预防与治疗”条例,又一次明确规定了这一点。

 

3)班主任来信

做为一个艾滋孤儿,小莉的遭遇本身就很让人同情,社会应该给予她更多的关爱。可是,看了报纸和互联网的报道以后,让我很担心,这将会严重影响到她的学习和生活,及以后的人生道路。如果这个消息在我们学校传开,让学生和家长知道后,将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甚至会影响到我校的正常教学秩序。而且小莉也不能再安心地学习,严重地有可能要重新改变学习环境,甚至辍学。这种打击她可能会承受不住的。

  谷增伟  小莉班主任(见证据8

 

2、持续伤害

直到目前,伤害仍在持续发生。华夏时报胡文发表后,在网上被广泛转载。截止611,用Google搜索文章题目“这个艾滋孤儿曾是摇钱树”,有8830余项符合这个查询结果。(见证据9

经查证,国内有近五十家网站转载,其中三十余家网站转载时附带了小莉的照片。由于网络的传播的持续性和广泛性,对小莉造成了持续伤害和巨大威胁。(见证据10

至四月二十二日晚,人民、新浪、搜狐、华夏等国内有影响的网站仍挂着此文。(见证据11

 

关于本案

一、本案有极为重要的示范效应。

小莉诉华夏时报侵权案,是国内首例艾滋病孤儿的维权案,也是《艾滋病防治条例》实施后第一例维权案,有重要的示范效应。

此前艾滋病患者和家属一般都为生命权/健康权而起诉,本案却是这个特殊人群第一次为自己的人格权/尊严权起诉。目前在中国,由于普通大众对艾滋病的极端恐惧导致极端的社会歧视,感染者/患者一旦暴露,本人和家属的社会支持系统会很快崩溃。鉴于此,他们即使被媒体或其他人侵权,为了避免更多的歧视和更大的伤害,一般不敢用法律的手段维护自己的利益和尊严。因为害怕,他们藏得更深,造成中国感染者/患者65万中只有14万被检测确认。这种状况对遏制艾滋病在中国的蔓延极为不利。

本案的起诉和判决,不仅关系到小莉个人,而且关系到受艾滋病影响的整个群体—感染者/患者和他们的家属。本案告诉他们,你们虽然不幸,但也是有人格有尊严的人,有自己的权利,和别人是平等的,不要害怕不要躲藏。当你们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你们虽然无力改变被侵害的事实,但可以用法律武器合理合法地维护自己的权利和尊严,无须忍气吞声,更不要以暴易暴,以极端的手段报复社会!

本案的起诉和判决,不仅关系到受艾滋病影响的群体,而且关系到整个社会。用什么态度来对待这个特殊的群体,是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标志,也是我们能否建成和谐社会、从根本上遏制艾滋病在中国蔓延的根本所在。如果中国社会不加深对艾滋病的认识,改变目前神秘化、妖魔化、污名化的歧视态度,这种疾病将影响到更多无辜的人。

作为《艾滋病防治条例》实施后的首例维权案,本案也有重要的意义。出于对人权的考虑和尊重,出于对遏制艾滋病在中国蔓延的战略考虑,新实施的这部法律明确规定保护艾滋病患者和家属的隐私权。但法律颁布后很难自动变成社会共识,法律的实施需要个案推动。我国以前主要强调对艾滋病病人的控制,对他们的权利重视不够,不利于建设和谐社会,也不利于防治艾滋病。《艾滋病防治条例》明确了受艾滋病影响人群的权利,但要让社会大众了解这部法律、尊重他们的权利,还需要一个过程,需要有人不断使用这部法律,实践这部法律。小莉诉华夏时报侵权案即是第一个实践这部法律的个案,小莉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二、我们为什么接受小莉的委托将华夏时报的侵权行为诉诸法律?

中央党校是中国共产党的最高学府,培训党和政府的中高级领导干部。我是中央党校的教授,从2001年开始,主持在中央党校的“艾滋病防治政策”课程。我们对领导干部宣传艾滋病防治知识、倡导艾滋病防治政策的努力得到党校领导的支持,也得到社会各界的鼓励。

我从2004年夏天接触到小莉,目前是她的抚养人之一,负责照顾她的学习和生活。小莉的遭遇非常不幸,父母因卖血感染艾滋病先后去世,她为躲避亲属的虐待逃出家乡,但出了虎口并未摆脱恶运,磨难和煎熬仍伴随着她。小莉先后得到“中国防艾第一人”的高耀洁教授、“救孤福星”杜聪先生的帮助,离开了恶劣的环境,在隐去真实身份的情况下好不容易进入了目前的学校,获得和其他孩子一样学习生活的权利。华夏时报的报道,一下子又将她陷入危险之中!她的脸部特写照片、真实姓名、艾滋孤儿的身份,齐齐汇集在华夏时报的第一版上,此文和照片又被近五十家网站转载,给她的心灵造成极大的创伤!她非常害怕自己艾滋孤儿的身份为人所知、害怕受到歧视、害怕失学,恐惧影响了她正常的学习和生活。她要上学,还要考大学,要工作、结婚成家,这篇报道中的“艾滋孤儿”这个标签,成了一把时刻高悬在小莉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由于中国目前极端的艾滋病社会歧视,这顶帽子将严重影响小莉目前及今后的上学、工作和正常生活。

小莉目前正面临人生的关键时期,高二的学习、相距不远的高考关系到她未来的发展。我们都是有孩子的人,扪心自问,谁愿意自己的孩子受到这样的伤害?谁愿意??

华夏时报侵权事件发生后,小莉觉得非常委曲和伤心,希望我们为她讨一个公道。我们将此案诉诸法律,不是为了钱,而是希望法律能还小莉一个公道。小莉目前的生活不成问题,她更需要的是一个无歧视的空间,需要的是切合实际的关爱,需要更多的人帮她走出过去的阴影,健康快乐有尊严地成长。

和其他的疾病不一样,艾滋病感染者和家属目前最需要的是尊重他们,保护他们的隐私!如果小莉是一个白血病的孩子,媒体报道会给她带来福音,可能有好心人给她捐款,好心的大夫为她诊治,这个报道有可能救了她。但因和她相关联的是目前社会极端歧视的艾滋病,尽管她本人是健康的,但因为父母得了艾滋病,人们会像躲避瘟疫一样对她避之唯恐不及,暴露她姓名、相貌和身份的报道只会害了她。因此,对受艾滋病影响人群这个特殊的群体,如果想帮助他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非常好,但首先请尊重他们的隐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艾滋病领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中国首例艾滋孤儿诉媒体侵权案” 记者见面会邀请函 的回复

  1. Unknown说道:

    突破网络封锁 了解外面的世界 自.由.之.门 .无.界.浏.览.下载 欢迎访问 天佑中华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