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是云哭了

如果生命可以重来,我情愿做一只小小鸟,自由地在天空飞翔,直到衰老死亡;如果生命可以选择,我情愿做一棵小小草,和着风笑,伴着雨跳,到了秋天便枯黄;如果生命可以支配,我情愿做一个天真的小小孩,永远不长大。

    为了逃避今天——每个人从自己的角度,都希望没有今天这个日子——我几乎是逼着胡佳跟我一起离开北京,希望能太太平平地度过今天,不让他的肝硬化病情恶化,把命保住。离开北京的日子,尽管有人跟踪,还算是相安无事。每天在高耀洁老师家里,帮助处理各种各样的艾滋病工作:邮寄艾滋病教育资料、接待来访、修改稿件、挑选图片……

    凤凰卫视的工作人员给志愿者电话,说今天下午来家采访高耀洁老师,谈一谈艾滋病问题。午饭前后,分别来了两个感染者家庭,A家的男孩2004年在北京某著名的口腔医院做腭裂修补手术,输血感染了艾滋病;B家的母亲生孩子时剖腹产输血感染了艾滋病,还母婴传播感染了两个女儿,其中一个女儿已经死了。男孩10岁,女孩明天生日满5岁,两个孩子都聪明伶俐,进门礼貌地叫奶奶,叫人没法不喜欢。 

    屋子里人多热闹,大家仿佛回到自己的家,吃馍、洗水果、包扎邮寄书籍、看小孩、谈话……下午3点多,凤凰卫视的主持人曾子墨先到高老师家,一老一少聊开了。不久凤凰卫视的其他工作人员,打来电话说马上到小区门口。门突然被敲响,开门看见一名女警和一个便装的女人。

    女警自我介绍是片警,姓马,来做民意测验,进门却马上要求我们每一个人出示身份证。

    哪条法律规定了做入户民意测验需要房子里每一个人出示身份证?我们要求对方出示证件,出示入户文件。对方出示了胸卡,说没有入户文件,说如果要看文件,干脆大家一起去派出所。我们当然不同意,经历过各种“险情”的曾子墨,有她的周全考虑,出示了身份证。既然是民意测验,我有权拒绝出示身份证,B家两口子也没有出示。高老师起身,拉着片警,简单介绍屋子里每一个人的情况,说曾子墨是来看望她的。 

    我很气愤,也觉得委屈。不知道过了多久,听见马警察说:“如果有外籍人士来,超过三天,一定要和我们联系登记。”正准备把片警送出大门,马警察指着电视旁放的DV机(迷你型摄像机),要求看一看内容。那DV机本来是志愿者在高老师家拍摄高老师的生活起居的,片警敲门进来,DV机就放在电视旁的桌子上,没有关机,因此虽然没有正面的图像,却录下了所有人来来往往的身影和声音。马警察要求删除她进屋以后所有的内容。几番争执,志愿者不得不同意覆盖这一段录像。

    此两位宣称进行“民意测验”的警察,看见录相内容已经被覆盖,扬长而去。志愿者曾经质疑“既然是民意测验,对门的人家你去不去?我帮你敲邻居的门?”警察很慌张,现在看来,仅仅是针对高耀洁老师做“民意测验”啊! 

    我马上给律师打电话,详细讲了发生的情况。律师朋友实事求是地说,这种情况没有办法进入司法程序,只能向警务督察反映,投诉此片警滥用职权。片警以“民意测验”的借口进入私宅,既然是民意测验,屋主和客人可以拒绝片警的任何要求。至于DV录像,片警可以要求删除涉及她的片段,但因为是在私宅而不是派出所或警察局录像,删或不删,决定权在屋主和DV机主人手中。

    我们多少也明白一些法律的规定,可是又能怎么样呢!法律是写出来给人看的,而不是用来保护需要保护的个体。如果我们坚持拒绝片警入户,如果我们坚持拒绝删除DV录像,如果……最晚晚上10点,屋子里这些志愿者、感染者、记者,全部离开高老师的家回自己的家了,回到外地的家了。留下高老太太一个人,叫她怎么在这样如狼似虎的环境下活下去?我哀叹,一个名人尚且被如此对待,一般的老百姓怎么办! 

    整个事件的过程,曾子墨一直很冷静,让我好佩服。曾子墨刚回到宾馆,接到通知,“这里”找到电视台,要求凤凰卫视不拍高耀洁老师,要求曾子墨和她的同事今晚“必须”离开郑州。她们马上要离开郑州了。这一次,我总算真正明白了什么叫“防火防盗防记者”。大陆的不那么如临大敌地防,是因为大陆的媒体更加在他们的指掌中。

    鞋子也没脱,高老师侧身倒在床上睡着了。高老师心里很明白,有些人不愿意她再一次强调血液感染艾滋病的问题。今天来高老师家的两个家庭感染艾滋病,根本原因是输血。4个人(其中3个是孩子)感染了艾滋病,死了1个小女孩。高耀洁老师不否认性途径和吸毒传播艾滋病,但是为什么不谈论血液问题呢!为什么到了2004年、2005年,仍然那么多人在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呢?为什么小孩、老人、血友病患者以及那些做过手术的人们,突然发现自己感染了艾滋病呢?为什么?这几天在高老师家整理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感染者来信和调查稿件,我会陆续把文章发给大家。 

 

附上相关法律规定。

    根据05828修订、2006年3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  

    第八十七条 公安机关对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有关的场所、物品、人身可以进行检查。检查时,人民警察不得少于二人,并应当出示工作证件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开具的检查证明文件。对确有必要立即进行检查的,人民警察经出示工作证件,可以当场检查,但检查公民住所应当出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开具的检查证明文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身份证法》

    第十五条 人民警察依法执行职务,遇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出示执法证件,可以查验居民身份证:

(一)对有违法犯罪嫌疑的人员,需要查明身份的;

(二)依法实施现场管制时,需要查明有关人员身份的;

(三)发生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突发事件时,需要查明现场有关人员身份的;

(四)法律规定需要查明身份的其他情形。 

        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拒绝人民警察查验居民身份证的,依照有关法律规定,分别不同情形,采取措施予以处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艾滋病领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条 下雨,是云哭了 的回复

  1. farm说道:

    学习了。

  2. 心悦说道:

    姐姐保重身体!
    我是新月,比你大一岁,但是一想起你总会不由地喊你姐姐,就这样吧.

  3. 定鼎说道:

    嘿嘿!今年不论我怎么招惹狗们,狗们就是不和我正面接触!
     
    哈哈哈哈!!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双掉政策永放光芒!!!

  4. Unknown说道:

    提些问题:
    我前年在医院做过一个小手术,没有输血,只有逢针,有没有可能感染上AIDS?我的身体目前健康,需要去做AIDS检测不?

  5. 说道:

    2002年回北京的路上乘警挨个问去北京干什么?(当时好像是查法轮功)
    哈哈!!我看着他乐半天,告诉他去拉屎!!!

  6. Jinyan说道:

    有可能,但是可能性非常非常低。如果上一个手术病人是艾滋病感染者,并且手术针具没有消毒,并且马上进行你的手术……就有可能。如果医院严格按照医学规定操作手术,绝对不会发生感染艾滋病的情况。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