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于恐惧

今日读“人的安全网络”编写的《人权教育手册》,竟然眼泪直流——不过是读一本教材,何以伤怀!莫怪我似祥林嫂,我心中明白事情还没有完了。
 
1941年罗斯福总统谈及“四大自由”:
第一是在全世界任何地方发表言论和表达意见的自由。
第二是在全世界任何地方,人人有以自己的方式来崇拜上帝的自由。
第三是不虞匮乏的的自由——这种自由,就世界范围来讲,就是一种经济上的融洽关系,它将保证全世界每一个国家的居民都度过健全的、和平时期的生活。
第四是免于恐惧的自由……
 
免于恐惧的自由!这句话像闪电一样击中我。我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写文章不能涉及“敏感”的话题,做编辑不敢发表“敏感”的文章,做工作不能涉及“敏感”的领域。所谓敏感,只不过是真实发生过、却被切断的历史;或者正在发生却不被承认的事实;或者涉及某某利益被强制掩埋的事情。先生也许勇猛无畏,我却不能。“敏感”日子将到,我只能放弃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逼迫先生与我一起远离京城是非之地。因为我不能不担心,他再一次失踪再一次身心受伤害,更是因为我没有勇气再一次经历磨难。发生在先生身上的事情,可以称之为酷刑,那么对我的影响,也一样可称为酷刑。
 
酷刑是什么?酷刑一直频繁地被作为政治迫害和镇压的工具,用于惩罚、报复及使对手沉默。(人权教育手册)联合国人权文件称:酷刑是
  • 故意的行为,造成严重的身体和精神的痛苦;
  • 以处罚为目的的行为——给受害人造成最大的痛苦又不让其死亡;
  • 由政府官员或以政府身份出面的人实施。

且看大赦国际2001通过的《预防酷刑12点计划》其中几点:

正式谴责酷刑

每个国家的最高当局应该表明其彻底反对酷刑的立场,应该让所有执法人员知道,酷刑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能容忍的。

限制禁闭式的拘留
酷刑经常发生在受害人被禁闭的地方——无法与外界能帮助他们的人或发现他们出事了的人进行联系。政府应该采取保护措施,确保禁闭式的拘留不会成为实施酷刑的机会。应该将被关押的犯人立即移送司法当局,他们的亲属、律师和医生可以很快和定期地会见他们,这是至关重要的。
禁止秘密监禁
在有些国家,酷刑发生在秘密中心,常常出现在受害人被迫“失踪”以后。政府应该确保把犯人关押在公众知道的地方,并向他们的家属和律师提供关于他们在何处的准确信息。
在法律上禁止酷刑
政府应该确保根据刑法酷刑的行为应受到惩罚。根据国际法,必须在任何情况下禁止酷刑,包括战争或公共紧急状态。
对酷刑的事实这进行起诉
那些对酷刑负责的人应该被绳之以法。无论他们在何处,罪行在哪里实施,实施者或受害人是哪国人,这一原则都应适用。对酷刑的实施者来说,不应该有他们的“避难所”。
赔偿和康复
酷刑受害人和他们的家属应该有权得到经济赔偿。应该给与受害人适当的医疗和康复。
……
 
我们可以注意到,政府是最大的有效阻止酷刑的行动者,也是最大的酷刑实施者。如果一个国家有良好有效的法律体系,防止可能发生酷刑的条件,预防酷刑的发生。我们的政府,有没有明确反对酷刑?有没有把实施酷刑的人绳之以法?有没有限制禁闭式拘留?有没有禁止秘密监禁?有没有赔偿和帮助受害人康复?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Y从监狱里出来后,神智不清,精神错乱,见人就跪拜,恐惧不已。我也知道盲人律师陈光诚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被关押在不知名的地方,他的家人在精神上忍受折磨。我还知道吴皓见不到家人见不到律师。我最清楚,我的先生胡佳是怎样被套上黑头套强迫失踪,41天了无音讯,被放回家后又是怎样地身体虚弱情绪极度不稳定……
 
我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还因为贫困。贫困并不等于没有钱,贫困是因为所有的钱被变相剥夺。按照这篇文章推理http://bbs.vekee.com/archive/index.php/t-7404.html(**女买房要奋斗多少年),我大学毕业,工资水平侥幸高出农民和工人,按3000元/月的平均收入计算,买离北京市区三环路二十多公里那套住房,不吃不喝不玩不生病不坐公共汽车不还大学助学贷款一分钱不花得奋斗20多年。要不是公公婆婆每个月帮扶,没看见房子到手,我早已饿死、累死、渴死,翘辫子见马克思了。租房更惨,替房东每月交了按揭,老了还不知道在哪里安家。何况先生的身份如此特殊,不知道哪个不怕死的房东敢把房子租给我们。我们这一代大学毕业生,是高级移民,城市需要我们这些高级劳动力,但不会给我们提供完整的医疗、教育、住房等等服务。那其他“移民”的遭遇,更不用说了。每天中午看法制报道,常有城管人员没收非法小商贩三轮车、货物而小商贩们以死相搏的镜头。难道这些小商贩是傻瓜吗?不知道一个人的生命比区区一辆三轮车重要吗?不是不知道,三轮车是维持他全家生活的命根子,他哪能不搏!我们其实一样,为了活下去,不得不自我审查,不冒任何风险。贫困是什么?人权高专办公室说:“当人的条件处于持续或长期被剥夺资源、能力、机会、安全和享受足够的生活水准,被剥夺其他基本的公民、文化、经济、政治和社会权利的状况时,这就是贫困。” 我不能免于恐惧,因为我贫困,还因为我有可能更加贫困。
 
你安全吗?你已经不贫困了吗?你能免于恐惧吗?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条 免于恐惧 的回复

  1. Peng说道:

    金燕你的分析太悲观了点吧。 20年后你的工资难道还只是3000元一个月吗?而且房价和其它商品价格一样也不会一直都是那么高。乐观向前看吧, 社会总还是在进步的,虽然过程有些曲折,20年前的中国人能想象今天的发展速度吗?

  2. Jinyan说道:

    THANKS!

  3. 摩尔说道:

    声音不会被埋没
    珍重

  4. 夜里前行说道:

    基本属实。同情没有用,我们仍旧在喂着肥脑油肠的贪官污吏。

  5. xin说道:

    20年前的中国人无法想象今天的发展速度,20年前的中国人更无法想象今天社会的种种怪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