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

5月25日小记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又累又饿。阳台上的花盆湿漉漉的,老公一定是让花花草草喝饱了水才出发去火车站的。他现在已经在火车上了,我是明天晚上的火车出发去河南艾滋病村庄,工作完成后去高老师家与老公会合,然后回老家,六月份才返京。消失了几天的跟踪者和车辆,今天又重现了,很担心他们会不会半路把老公带走,可是我也没有办法,我无法每时每刻跟在他的身旁。前一段时间我的工作已经耽误了许多,我必须完成自己该做的事情。相信他会好好照顾自己。
 
周二和老公去医院,复查结果显示他的病情有了一点点好转,真是高兴。把住院费用结清,领了下个月的药,下午胡佳见朋友。我居然在他们谈话的时候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真是失敬,回家的路上在车里又睡着了,回到家里倒在沙发上睡到晚上八点多才起来做饭吃,吃完晚饭老公倒在沙发上睡着了。我看着他呼呼沉睡的样子,忍不住直乐。我们两个简直成了睡虫,居然还轮流睡。
 
周三配合瑞典一个电视台拍几个片断,晚上邻居们到我家吃饭,做了白菜、西葫芦鸡蛋,还破例煮了一锅腊肉冬瓜汤——平时我和胡佳在家吃素,因为来了邻居和朋友,他们5人加上我都可以吃肉,所以煮了一个荤菜。简单,可是大家吃得津津有味,海阔天空地聊天,也瞎扯一些“玄乎”的东西,看我在青海拍的照片,穿新买的棉麻衣服拍照片——S是画家,在摄影方面也很棒。人生最大的乐事,也不过是家有芳邻。间或一聚,是亲人,也是朋友,真好。
 
答应给人的几篇稿件,在紧张地修改。M杂志请我帮忙写专栏,让我心里忍不住生出奢望,假如有一天,我可以卖文为生,那该多好啊!现在的能力,刚好够每个月买大米,蔬菜也买不起了:)小学中学还有高中,写作文常常编故事把同学的眼泪惹下来,现在似乎渐渐失去了这种本领,自己灵敏的感觉也麻木了许多,倒是开始罗罗嗦嗦地讲道理,不知道是不是又臭又长。
 
因为收到询问的电邮,顺便提一下,我的博客内容,包含文字与图片,只要注明转载自我的博客,任何个人、媒体、组织可以转载。好处是我不用一次次给大家电邮说明,坏处是我不能经常发图片(肖像权),应邀写的文章,也不能轻易贴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小记 的回复

  1. 边走边看说道:

    啊!他回来了!真好.快乐,顺利.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