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伙子

昨晚到家晚,零点的时候,J教授给我电话,谈论昨天开庭的情况。没有答辩,只是交换证据,第二次开庭最快也得等到五月中旬。J教授是原告诉讼代理人,也是原告——一个因为艾滋病失去父母的孩子的抚养人。
J教授提到开庭时一个小插曲,我听了哈哈大笑。
 
法院研究室昨天上午正式答复不公开庭审,原计划旁听的记者、艾滋病工作者都没有到现场,只有一个小伙子除外。那小伙子是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的工作人员。法警看见他扛着机器,阻止他进入法庭。小伙子于是趁着法官、原告、被告进入法庭之前的一会儿,抓拍镜头、问问题。庭审结束后,J教授又被小伙子拉着问,涉及的内容大都是庭审过程中提及的内容。J教授不解了,小伙子没有进入法庭,怎么了解现场的情况呢?一问之下,才知道小伙子没有被允许进入法庭,于是在开庭期间贴着门板翘起耳朵听,还做笔记。J教授又问小伙子为什么能坚持在这儿拍这个案子。小伙子说因为这是主任交待的工作任务。
 
当晚的八点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播出了此案第一次庭审的简短报道。
据说此小伙子还是实习生,可喜可贺,他的老板一定在旁边偷偷发笑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