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爸爸知道了

几天没有更新博客了。不要工作、不要家务、不要开车、不要医院、不要会谈、不要一切,只想关起门来闷头睡三天,可惜不可能。
 
大前天晚上我的父亲从福建打电话来,小心翼翼地问我是不是前段时间胡佳出事了。我马上一个激灵,反问爸爸,要他告诉我他知道的内容。他不肯,要我先说胡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在电话里我们开始了拉锯战,最终以我失败告终。我很忐忑地说:前段时间确实胡佳被绑架了,现在已经回来了,前几天和妈妈打过电话,只是今天晚上不在家。不敢告诉爸爸胡佳住院了。爸爸问是不是失踪三天,我说不是,但是因为爸爸没有问究竟几天,因此也投机取巧不说失踪了几天。我在电话里滔滔不绝地告诉爸爸,现在发生在中国的各种各样的国内新闻看不见的事情:优秀的专刊被关了,有良知的编辑被打死了,多少农民被打死了,一个正直的盲人被关押被失踪了……这些事情发生的原因是……所以发生在胡佳身上的事情是……很明确地告诉爸爸,胡佳没有犯法。
 
很多人都说我是父亲的翻版。但是我还是非常担心父母亲接受不了胡佳被“失踪”的事实,没敢在胡佳失踪的时候告诉父母他们的半子怎么了,每个星期打电话都说胡佳出差了。父母亲是生活在南方商业气息很浓的环境里的小生意人,小时候爸爸读书成绩很好,但是因为身份“黑”,所以尽管有全班名列前茅的成绩,也是不能够被大队支书选拔读高中。为此父亲遗憾终身,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我和弟弟身上,培养我们考大学。他成了那个时代的牺牲品不能继续上学,却依旧善良、正直和富有公益心。父亲的品质对我有很深影响。
 
听我说完关于胡佳失踪事件的梗概,父亲很担心,也很自豪。他告诉我,老家(我们搬了几次家,父亲口中的老家是我的出生地,在南方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同宗叔叔的一个女儿J,在某大学念书。J听见该大学的学生在讨论“曾金燕和胡佳”的故事,上网查了,知道是我,就打电话告诉她的父亲;她的父亲又告诉同宗的阿公,阿公告诉了我的父亲。信息层层传递的过程中,细节被过滤了,剩下的最终要的内容是:金金(父母对我的爱称)好厉害,胡佳被陷害失踪了,她发动国际上的力量,把胡佳救回来了。
 
我长松一口气,擦了把汗。爸爸一问是不是胡佳出事了,我就做好了马上买机票回家的准备。没想到在老家人的口口相传后,在我的“避重就轻”解释后,爸爸释然了。虽然知道我们身处险恶的环境,知道我们在艰难地做好事,爸爸掩饰不住自己自豪的感情——我的女儿是好样的!我的女儿女婿做得对!父亲似乎突然之间对我很放心了,对我充满了信任。一直以来,父亲对我非常操心,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我心脏不好晕倒过一次,他从此一个星期至少给我两次电话,担心这担心那,对我非常不放心。我也解开了心结——父亲这里不是一个大难关,他们也是可以理解胡佳的,从今以后我不用刻意地再隐瞒了!这种可以轻松聊天说话的感觉真好。挂电话之前,爸爸一再嘱咐,要胡佳“节制”、“保存自己”。胡佳听说了,乐了,放心了,也和我一样解开心结,笑嘻嘻地称我爸爸为“咱爸”。
 
我出生的那个小乡村,非常偏僻、闭塞。父亲为了我们姐弟能接受更好的教育,一再地搬家,条件好的村民,也陆陆续续地搬家了,一反祖宗上代衣锦还乡独占山水的做法。现在村民们都渐渐地富了,留在村子里的人们依旧闭塞——虽然人人有手机,可是小学取消了,没有邮局、书店等一切和文化、咨讯有关的东西。但是南方这样的村庄还是和中原、西北的农村有区别。在中原、西北地区,许多农村穷、苦,除了地理上的因素,还有一个大因素是有许许多多的大贪官。南方小农村里也有贪官,可是贪官不敢“大贪”。因为村庄里几乎每个家族都有几个大学生/大学毕业生,80年代以后出生的,几乎都会上网。有了知识和网络,任何信息都是流通的,只是透明程度不同而已。贪官们要欺骗生活在农村的人们?小手脚可能能蒙混过关,大手脚,没门!涉及到自己利益的事情,农民也不是好欺负的。心里不禁感慨,要想实现政治民主、公民真正地自由,还真的必须全民经济水平提高了,公民的收入水平提高到一定程度了,知识和文化水平也都上去了。公民没有高的综合素质基础,照样会拥护出欺压自己的政府。忘了原话,大概意思如此——劳伦斯说:你们要的自由城市,是你们自己争取和建设的;倘若是我给了你们,你们还不是一样毁灭它!
————————————————————————————————————————————
看了Rebecca http://rconversation.blogs.com/ 19日和21日的内容,才知道关于雅虎有第三个公开的案例。雅虎从后台为政府提供法律证据,判Jiang Lijun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此外雅虎两次从后台为政府提供证据呈供法庭,判了李智(音)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和师涛泄露国家机密罪。不知道雅虎还有没有从后台提供证据帮助定罪而目前没有公开的。Skype和Tom网站合作,也要遵从中国法律,进行过滤和审核。所以我们每一个中国人要小心了,我们没有隐私,我们在网上说的话,包括悄悄话,给朋友电邮里的玩笑,还有给老公电子邮件里的情话,都有可能被呈上法庭作为罪证。
 
父亲知道胡佳失踪事件的方式,原本让我非常受鼓励。因为网络给了会使用internet的人充分的信息,而有知识的人给了原本闭塞的乡村需求的信息。而雅虎的做法,给我当头一击,原来造福我们的工具,正在被不恰当地用来更严厉地窥视我们、控制我们。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任由他们通过网络工具监控,那就更加危险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条 哦!爸爸知道了 的回复

  1. leo说道:

    所以,我想说这个政权最危险的地方在于:它不仅以巨大的商业机会和商业利润作为引诱和手段,来诱惑并控制西方的商业组织,使他们放弃的商业道德和社会价值观,成为它控制国家的附庸甚至是帮凶,而且一步步地向民主国家渗透自己的价值观和极权意识形态,从而逐步破坏甚至瓦解他们建立在自由民主基础上的价值体系。
     
    我们应当看的更远,这绝不是危言耸听,你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商业组织,社会组织甚至民主政府,因为巨大的经济利益而对这个政权下发生的罪恶视而不见,对这个政权对基于自由民主的价值体系的破坏和践踏漠不关心。。。。

  2. 尼安德特说道:

    我一样也看不过掌控者的行为,但现实是:每一次变革都伴随痛苦,也都需要祭品,古今中外,莫不如是。我们要做的,是要清楚自己应该踏上哪个祭坛,不要明知是异教神的祭坛却偏偏要踏上去,这不是聪明的祭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