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鸡蛋

看到我上一篇的blog,不少的人问我:真的不可以吃鸡蛋了吗?语气有一点凄楚,仿佛在割舍人间挚爱。
 
昨天爬山回来和朋友吃饭,有人问起胡佳可不可以吃鸡蛋,胡佳回答说家鸡蛋不可以,人工饲养的可以。对方马上问:为什么?我接过话:因为家鸡蛋有受精卵,杀生。另一个朋友马上说:那在北京你就放心地吃吧,没有鸡蛋是有受精卵的,那些母鸡一辈子也没有见过公鸡长什么样子,哈哈。
 
回想起春节在福建有一次去在农村的亲戚家,亲戚为胡佳犯了愁:没有肉食(在他们眼里,肉才是好菜),怎么招待来自远方的尊贵的客人呢?于是问我鸡蛋可不可以,我说饲料蛋可以,亲戚问为什么,我说因为不能孵小鸡,亲戚愣了半天,突然,满院子里的人一齐哈哈大笑,说pang tan a! pang tan是客家方言,意思是没有用的鸡蛋,孵不出小鸡的鸡蛋。在农村人的经验中,母鸡生了蛋,拿起来手里摸一摸,对着光照一照,就知道能不能孵出毛茸茸的小鸡,如果是pang tan,这母鸡就要“挨骂了”。我儿时的记忆,也常有这样的故事,亲戚听见胡佳只吃pang tan就忍不住大笑,让我感叹不已。
 
鸡蛋是一个圆滚滚、滑溜溜、颜色温柔美丽的东西。它让人想起几只毛茸茸的小鸡摇摇摆摆地跟在母鸡身后到处扒食的可爱模样;叫我想起生日那一天,碗底黄灿灿的荷包蛋;想起谁家的孩子出生了,别的小朋友可以分到红红的鸡蛋——国外的小朋友,可能都有复活节彩蛋吧?想起早上起来吃一个香喷喷的煎鸡蛋、下午吃一小块松软的蛋糕的美滋滋的感觉。自从有了饲养场,母鸡开始功能化,每天的任务就是关在笼子里吃、下蛋,下蛋、吃。如此生产出来的蛋,被一个个放到箱子里,运到超市卖给我这样的人。母鸡如果不接受这样的生存方式,表示抗议而不下蛋了,肯定是要被杀的。禽流感来了,她们也是成批成批地被杀的。而我在超市里,常常感觉鸡蛋啊、蔬菜啊是被机器生产出来的,这种感觉一到脑海,马上传递到肚子里,五脏六腑随即变成了机器齿轮,在慢慢地转动,于是人也变成了功能化的东西。人究竟是不是功能化的东西呢?理想和现实有一点不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伤感了。一只母鸡,祖先传给她的天性本应该是晒太阳、散步、扒食、让公鸡踩、生蛋、孵小鸡、带着小鸡到处散步、扒食、晒太阳。而现在只能关在笼子里、晒着电灯、吃和生蛋,一辈子见不到公鸡。如果母鸡也有哲学,会不会说:“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的话语呢?可惜越来越多的人忘了这个哲学,总是嫌钱包不够鼓、长得不够帅、美女香车还不够……
 
老公今天出去见了四个从艾滋病村来的感染者,回到家里精疲力尽倒在沙发上躺着不愿意起来,我恨不得狠狠地打他一顿——太不听话了,不在家里好好地休息——他说,这四个感染者一下火车连东西南北都摸不着,他们向我求助了,我能不去吗?我没话讲了,总不能为了过上舒适顺心太平的生活而把他天天关在家里了吧,总不能独自占有了他把他变成只听我的话的男人吧,总不能为了平安强迫他做了国家的顺民吧!你活着,就是为了成为国家机器的零件,请你顺从上级的安排为整个国家作贡献吧!那跟笼子里晒电灯的鸡有什么区别呢?
 
把冰箱里剩下的最后一个鸡蛋用开水多煮了几分钟给他吃,当作是加强营养。尝起来虽然味美,感觉却有点怪怪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健康与保健. Bookmark the permalink.

7 条 美好的鸡蛋 的回复

  1. me说道:

    如果胡佳被国保搞死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这个国家;如果胡佳被感染者累死了,我一辈子都不会怜悯那些感染者。二者对我而言没什么区别,就是这样。

  2. xiaomuqiu说道:

    其实胡佳他们当年在自然之友上讨论彼得辛格<动物解放>时我就觉得挺怪异的.上次讨论过这个问题,不太想总讨论,因为怕讨论太多了他一激动连人工鸡蛋都不吃了怎么办?
     
    其实这是就是两难嘛,吃人工蛋的话,你知道母鸡们在鸡场受的苦,多么不人道;吃毛鸡蛋的话其实对母鸡更人道些,可是又杀生,对小鸡就不人道了.
     
    问题就来了,是让生者死更不人道,还是让生者痛苦更不人道呢?佛陀是去化解世间生死还是化解世间痛苦烦恼呢?佛陀是否接受安乐死的提议呢?这样再想想的话,佛教徒到底应该吃洋鸡蛋还是毛鸡蛋呢?或者极端点什么都不吃,只喝水,把自己饿死?
     
    对不起可能这样的讨论会伤一些朋友的感情,不过我还是觉得挺需要讨论的.
     
    很多事情不都是这样的两难么?还是希望胡佳多吃点蛋的.

  3. 定鼎说道:

    作为人生哲学的素食主义(以区别于作为生活习惯的素食主义,我见到过肠胃无法接受任何动物蛋白的人)是荒谬的。这里我不打算展开长篇论述,只提出一个反驳素食主义的主张:兔子肉为啥老狼吃得你老胡吃不得??

  4. Constant说道:

     
    素食好,我吃素食几年来身体渐渐变好,精神状态好,头脑清明。

  5. lizzy说道:

    :)
    偶尔路过,开始了解你们一些“壮举”,感动,还是兴奋,其实我也不知道,金燕姐姐好坚强(希望不介意我这么称呼您),女人很多时候为了自己小小的幸福可以做出巨大的牺牲的,希望你们能够生活顺利,但是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也许就意味着不能平坦的踏过去,不然就真的只是顺民了。良药苦口利病,相信国家也知道这一点的,你们是国家的一剂苦口良药。
     
    至于佛教,我因为母亲信佛,也会到庙里看看,不过觉得佛教的东西也要择优选择,很多很好的经典,但是也有经过千百年来政治统治者的意志以修改的愚昧,吃素真的能成佛么?那么成佛了的神仙在哪里呢?都在自己的心里吧,有心就好了,形式并不是主要的。
     
    在这里胡说了,希望不要见笑。

  6. jun说道:

    恩, 素食主义不荒谬. 原因在于, 老狼吃兔子, 但是胡佳选择自己不和狼一样. 狼吃兔子, 处于种种原因,食物链, 物竟天择, 重要的是, 他没有人的意识, 来区分什么是残忍什么是不残忍; 而人有了这种意识以后, 再来选择是否进行这种他认为残忍的行为. 我觉得胡佳已经做的很好了, 他所做的只是他所相信的东西, 他的这种意识和道德标准只加给了他自己. 他没有强加给谁吧? 道德是一把尺, 它是用来量自己的. 如果一个素食主义者没有强加给你他的观念说: 你不该吃肉. 那么我们这些杂食肉食者有什么理由来强加我们的标准给素食主义者说: 你该吃肉? 因为不吃肉荒谬?

  7. jun说道:

    另外, 我很喜欢你这篇博客里的那种情怀: 你爱一个男人, 可是你不用这种爱去要求他做国家的顺民. 我想我能够想到的最理想的关系就是这样.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FRIDA, 那部讲述墨西哥共产主义者女画家FRIDA生平的故事. 她因为丈夫的背叛,绝望的说: 你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的FELLOW ARTIST, 和我信仰上的同志, 可是你从来不真正是我的丈夫。
     
    从胡佳对你的关心和那些温情的照片我能感觉到这种我向往的关系: 你不仅仅是他的妻子, 还是他最好的朋友, 事业上的伴侣和他所信仰的同路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