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方唱罢我登场

很久以前,当我读《一九八四》(奥威尔)、《异端的权利》(茨威格)、《鼠疫》(加缪)的时候,总是把他们当成纯粹的小说。甚至读《哈维尔文集》,也是掺着读小说的情绪。
 
从我第一次进入艾滋病乡村开始,我坚持写旅行日记,记下发生在我身上我周围的人身边的故事,很多朋友看了,也说:这是真的吗?是小说吗?
 
好大好大的一个社会舞台,我当观众,我上舞台,我又当观众又上舞台。胡佳回来了以后,我又见到了、听说了一些女人,还在忍受和我差不多的痛苦。http://ethanzuckerman.com/haowu/(英文)、http://spaces.msn.com/wuhaofamily/(中文)看见这两个链接的内容的人们,肯定会在精神上非常不愉快!这种不愉快,是不得不从文字上再一次体验曾经的痛苦,是再一次体验逼近生活的残酷。这种重复,类似于轮奸。我什么也做不了,只是想让Nina每天多听见一句鼓励的话语。我们的blog都没有被关,对大家来说似乎也算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但不清楚这是不是自由的一个进步。
 
老公回到家以后,无论去哪里,连我们去看望父母,甚至我们一起在小区散步,也有若干人若干车不远不近地跟着,拿着包,拙劣地用机器拍摄。我们开车外出,他们紧紧跟随,倘若隔一个红灯,他们铁定闯了。倘若我们回头,他们掩面鼠窜。家里很好玩,座机电话、老公的小灵通、我的小灵通、我们俩人的手机,有时候一同响起。
 
几天没有写blog,是因为太混乱,思想太混乱、生活更混乱。简直不知道怎么过日子、做工作。多想回到原来宁静的生活。慢慢来……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条 你方唱罢我登场 的回复

  1. Jinyan说道:

    http://www.feng37.com/
    此兄的评论,辛辣够味Lose those extra pounds! No more dumplings delivered directly to your internet bar computer! Get abducted by the Chinese state and spend a month in limbo. You’ll come out with cirrhosis of the liver but at 30 kilograms lighter you’ll look sexy and feel great!

  2. Nina说道:

    金燕,
     
    谢谢你的鼓励!其实我们还是幸运的,有朋友的支持和大家的帮助。希望天底下的所有遭受家庭分离的人都能合家团圆。
     
     

  3. 说道:

      现在,官方豢养的论客们更公然地企图恐吓人民,说国民党是希望中国安定的,而共产党却希望天下大乱……中国共产党,不但“要变不要乱”,而且正是要“以变止乱”……(国民党反动派)也是希望某一种“安定”的,但那并不是全中国的安定,并不是全中国人民的安定,而仅仅是他们坐在压迫人民的宝座上的“安定”。他们那个小集团可以统治全国、为所欲为的“安定”……他们的统治“安定”了,中国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老百姓就更会没有饭吃、没有衣穿、没有事做、没有书读、没有说话的自由、没有走路的自由、没有住家的自由……废止国民党的一党专政!
    ——《新华日报》1946年5月17日社论
      而民主与不民主的尺度,主要地要看人民的人权、政权、财权及其他自由权利是不是得到切实的保障,不做到这点,根本就谈不到民主……保证一切抗日人民(地主、资本家、农民、工人等)的人权、政权、财权及言论、出版、集会、结社、信仰、居住、迁移之自由权……中国共产党一向是忠实于它对人民的诺言的,一向是言行一致的,因此它的纲领中的每一条文与每一句语,都是兑现的。我们决不空谈保障人权,而是要尊重人类崇高的感情与向上发展的愿望,
    ——《解放日报》1941年5月26日
    http://my.opera.com/zheteng/blog/show.dml/204819

  4. me说道:

    胡佳兄,放眼长远,一定要先养好病,保重身体.金燕也是如此.不要浪费时间和精力去和拘押你的国保警员打官司,他们只是想要保住饭碗的普通人,如此而已.

  5. yuwenm说道:

    建议向法院起诉,争取拿一张法院不予受理的《裁定书》。如果法院无赖到不收状子,可以挂号信的形式送达起诉书。立此存照。这些参与的警察依据现行中国法律都已构成了犯罪,日后追究有书证为好。书证有一定的威慑力。不然他们还会一次又一次的变本加利欺负你们。你们的软弱是他们强硬的理由。

  6. Mary说道:

    金燕和胡佳
     
    你们所做的努力都会有回报的,不管有多么的难
     
    我也感到了你们的艰难,就象你说的很多人以为是小说,我家的老人对艾滋病也有错误的认识,害怕寄信也会传染,很多的朋友对助学没问题,一提艾滋病就不行了。我忍不住想到路真的还很长,很艰苦呢!你们有多么的不易啊,好在让我们相信这个世界上善良的人们还很多,大家齐努力吧!
     

    我收到了我结对的孩子的爷爷写来的信,他说我寄的钱不仅仅是钱,还温暖了他们的冰冷的心,孩子给我打电话的时候那么的乐观和开朗,我们我们持续的关爱他们,他们就不会成为被社会遗弃的仇视社会的人,这些都是你们努力的结果,这些都是希望啊!
     
    希望你们两个最近一定要好好修养,真的,你们透支的太多了!生命很长也很短,健康是所有的一切。你们要保重!
     
    你们陌生而又熟悉的朋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