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语言太苍白,经常无法尽情地表达。近期尤甚,似乎没有能力捕捉脑海里的想法并且准确地描述。今日所言,尽是自省之词,我在寻找一个答案。
 
自丈夫回家,欣喜过后,忙于琐事,竟心生疲倦。一日猛地发现,自己已经凡事挑剔,大到国家要事、小到天气不好,指责、批评、悲愤之情甚多。理由是事情好的方面,大家有目共睹,无须再谈,惟有发现批评不足之处,才有可能推动改进和进步。而这些负面的情绪,直接导致自我伤害。工作和劳动无法让人劳累,反而常常能越来越激发人工作和劳动的能力。只有心的疲倦才会带来肢体和精神的倦怠。然而,我开始否定批评了,究竟是批评、指责还是赞美、宽容与和善更促进改进?哪种方法更能达到心灵的平和与美丽?否定的直接原因,是近期不良情绪。
 
我问自己:那个无论任何事情都可以找出美丽之处并鼓励赞扬的小女孩哪里去了?那个小女孩为什么走向相反的极端,无论任何事情都发现不足之处并批评指责要求改进?
 
在河南初遇藏传佛教密宗的丹确卓玛法师,相看第一眼,我心潮澎湃。一直与佛教有缘分却尚未皈依的我突然意识到她就是我苦苦等待的师傅。法师也欣然要收我做弟子,传授我佛理。谈到皈依,法师郑重地提醒我,一旦皈依,就得严格遵守佛教的戒律。佛教各项戒律,如不杀生、不偷盗,我现在已经严格遵守了,其他戒律,我相信给我一段时间学习就可以完全严格遵守。然而,法师提到“妄言”一戒,犹如在我头顶猛然一击。2001年离开家乡来到北京,和新认识的朋友、同学相处,我慢慢地沾染了城市孩子故意“恶言调侃、开刷”的坏习气,至今未改。再加上几年来所见的种种黑暗现象,我竟慢慢学会了用嘲讽的语言评判、批评、指责。殊不知,我们来到人世间,浑浑沌沌,不知善恶。我们对世界的了解,建立在周围的人对事物形容的基础上,慢慢地形成。因此人们每一种形容,无形中会种下一个因。比如一道菜,青椒炒土豆丝,爱吃的父母,总说它好吃,次数多了,孩子也就觉得好吃并且喜欢了;不爱吃的父母,总说它不好吃不愿意吃,孩子也就认为它不好吃并且不再吃了养成挑食的习惯。然而这道菜,还是青椒炒土豆丝,成份和做法一点也没有改变。再比如,一个孩子,大家说她长得美丽,她也就自认为美丽并且非常自信;而倘若身边孩子在乎的人说她丑,她就以为自己丑了,慢慢地因为不自信而丑了。人还是那个人,美丑却因为心灵状态不同而相异。如此说来,想要达到美好理想的世界,不要轻易作评判,倘若描述,从赞美和鼓励的角度。美因此会像光线照在镜子上一样,一再地被反射、折射给更多的人,美好的感觉也会回到我心里。心就永远都不会疲倦。
 
回想去年在论坛做讲座,听众里有人提问:为什么艾滋病人群的苦难这么深重,你还是能够充满着快乐地做帮助儿童的事业。我不太善于回答问题,当时似乎说了许多原因,却不能够、不足以回答听众的问题。今天反省之下,才明白因为深重苦难中的孩子坚强地生活,尽可能地享受每一份快乐,而孩子们拥有的这份快乐和他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追求,感染了我,我又把充满希望快乐的信息传递给了每一个听众。听众朋友也被孩子们有希望的将来感动了,因此开始了快乐的志愿者生涯。
 
“不妄言”还意味着诚实地对待自己。在商场里看见一个墨镜,戴上去非常舒服,开车也能削弱有碍安全驾驶的光线,但是价钱高,壹千多元。我说我没有买因为担心买回来被老公批评乱花钱。朋友树树马上反驳:如果你老公不批评你乱花钱,你会买吗?我窘迫了,发现自己妄言,就算老公不批评,我也不会花一千多元买一副太阳镜。那我找什么借口!此次决定去青海,老公住院我打算取消青海之行的计划,老公坚持要求我去与佛结缘。我对自己说那么就圆了老公的心愿吧!又妄言了!我自己本来就是渴望去青海的呀!近日情绪不稳定,心情不好,难道真的是因为天气不好、工作劳累、法院改变决定、老公生病住院吗?反省之下,应当是我批评指责的语言太多,反弹的毒素,让我的心累了。胡佳失踪时,有一个陌生的大姐打电话来说心灵必须坚强,无所牵挂。那么敌人就无法用你爱的人击倒你。我当时打了一个寒颤。怎么可能不牵挂我所爱的人呢?我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爱的人受苦而什么也不做呢?Julia当时也告诉我,她不担心胡佳,因为她相信胡佳的心灵自由;但是她担心我,不能好好地照顾自己。我迟钝,现在才领悟过来Julia的意境。
 
自小向往先秦壮士、剑客的侠义之气,羡慕魏晋奇士之风,赞叹民国纷乱之时的志士。当天使一样的X、Y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时,我有了比侠客更勇猛、比奇士更自由、比志士更豪情更温情的朋友,我有了人生最大的喜悦。他们的心是如此自由和纯美,世界上最美丽的词语也不能够形容他们的美丽。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如同山间流淌的清泉,自然、清新又甜蜜,充满了诗情画意。就算一个短语,从他们口中而出,也如同一首《诗经》里最朴素的民歌。这是一种意境,和学历无关,只有心灵纯美、自由的人才能到达。他们自然、美好的语言,感染了我,提醒我不再“妄言”。
 
文至此,我突然发现,自省也可以不单是痛苦、羞耻的,自省也可以充满欢愉,令人振奋。后天离开北京去青海的寺庙。

一个小伙子

昨晚到家晚,零点的时候,J教授给我电话,谈论昨天开庭的情况。没有答辩,只是交换证据,第二次开庭最快也得等到五月中旬。J教授是原告诉讼代理人,也是原告——一个因为艾滋病失去父母的孩子的抚养人。
J教授提到开庭时一个小插曲,我听了哈哈大笑。
 
法院研究室昨天上午正式答复不公开庭审,原计划旁听的记者、艾滋病工作者都没有到现场,只有一个小伙子除外。那小伙子是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的工作人员。法警看见他扛着机器,阻止他进入法庭。小伙子于是趁着法官、原告、被告进入法庭之前的一会儿,抓拍镜头、问问题。庭审结束后,J教授又被小伙子拉着问,涉及的内容大都是庭审过程中提及的内容。J教授不解了,小伙子没有进入法庭,怎么了解现场的情况呢?一问之下,才知道小伙子没有被允许进入法庭,于是在开庭期间贴着门板翘起耳朵听,还做笔记。J教授又问小伙子为什么能坚持在这儿拍这个案子。小伙子说因为这是主任交待的工作任务。
 
当晚的八点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播出了此案第一次庭审的简短报道。
据说此小伙子还是实习生,可喜可贺,他的老板一定在旁边偷偷发笑了。

自我PK

今天让我压力大的事情:
早上出去办事从京通快速路的四惠东一直堵车到国贸,下午从地坛医院走三环到长虹桥,堵车又花了我一个多小时,踩离合器和刹车踩得腿酸麻了,天空灰蒙蒙,小车脏兮兮,非常不爽。
法院收回公开庭审的决定。
公司的活很多很紧张,邮箱和博客经常无法进入;
医生说老公是肝硬化,要求我们在传统治疗方法和医生推荐的抗病毒治疗方法之间选择,妈妈倾向于传统治疗,老公睡不着现在还在病床上犹豫思考作选择。
和老公闹情绪,责怪他不好好休养不够珍惜自己,责怪他接电话太多、睡午觉少、说话时间太长,请邻床的大哥帮助提醒老公不要做任何劳心劳神的事情。
爸爸打来电话追问胡佳究竟怎么了。
喉咙痛,上火,累,惆怅……
 
今天开心的事情:
收到小朋友可爱的图画和信。
收到朋友送来的可爱的小猪玩具和信。
收到朋友诗一样语言的短消息。
看见最好的朋友。
吃了好吃的菜。 

法院研究室公然说谎

继续昨天的《骨气事小、面子事大》,不过现在已经变质了,不是面子问题了。
 
嘿!中午1:50就要开庭了!朝阳区法院研究室今天公然对记者说:原告申请撤销公开庭审的请求,所以记者你们都别来了!
 
原告、诉讼代理人、律师不但没有申请撤销公开庭审的请求,而且已经申请公开庭审并得到法官的同意。今天上午法官说:不行,法院改变主意了,不能公开庭审。负责媒体和旁听事项的法院研究室却说:原告要求不公开庭审!
 
说谎的人,自然是伪小人。法院说谎,就不是伪小人这么简单了!
 
继续观战,被告报社的面子再大,也大不过国务院颁布的《艾滋病防治条例》吧!法官究竟会看面子判案还是依据法律判案?
 
答网友:
法院是朝阳区法院,不知道研究室负责人的姓名。
因为侵犯艾滋病孤儿隐私权、肖像权、知青同意权的文章还在各大网站转载,我们也很为难。今天下午开庭结束后,看情况再做决策。
 
update. April 29, 2006
更多信息,请联系靳教授:jinwei0530@gmail.com

首例艾滋孤儿隐私侵权案第一次开庭 靳薇

四月二十五日, 小莉(化名)诉华夏时报侵犯肖像权/隐私权案在朝阳区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法院根据民诉法第一百二十条决定:此案涉及原告的隐私,因此不公开审理,拒绝一切旁听。

小莉诉讼代理人在法庭上陈述了侵权事实:华夏时报在没有采访当事人、也没有取得其同意的情况下,200512X日于第1版、第1617版刊登了小莉的大幅脸部特写照片、与父亲(现已去世)及弟弟的合影照片,并在文章中使用了小莉的真实姓名,披露了小莉艾滋孤儿的身份,暴露了小莉及家人的私人情况,侵犯了小莉及家人的肖像权/隐私权。小莉提出三点诉讼请求:1、停止侵害,立即撤掉目前仍刊登在华夏时报华夏网上的该文和相关图像;2、在华夏时报相同版面用相等篇幅赔礼道歉;3、赔偿精神损害费十万元。

华夏时报诉讼代理人辩称:报道内容是客观真实的,是根据网上登载和出版物的内容编写而成,不构成侵权,更没有暴露原告的隐私;登载的照片由国务院新闻图片社购买,是合法途径取得,也不构成侵权。因此,请求法庭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交换证据后,法官征询双方意见:是否愿意接受调解?华夏时报代理人表示愿意接受调解,并对小莉的三点诉讼请求作出回应:1、将尽快撤去华夏时报华夏网上报道小莉的文章和相关图像;2、可以刊登道歉启事,但篇幅等细节须进一步沟通;3、可以赔偿五千元。

小莉诉讼代理人表示,由于被告目前仍不承认侵权,因此不接受调解,希望法院判决。

第二次开庭将在五月中旬进行。届时原、被告会进行庭辩,法院调查后将作出判决。

今年31号开始实施的《艾滋病防治条例》规定,未经本人及其监护人同意,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公开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肖像、病史资料以及其他可能推断出其具体身份的信息。触犯者将承担法律责任。

 

骨气事小,面子事大

思乡病的典型表现是天天盼望下雨,然后痛痛快快地走在雨中。可是在北方,结果盼来了满天的黄土灰尘,光17日一晚上,就有300000吨之多。叹,更加想念水灵灵的南方。

胡访问美国之前,看见中外媒体报道的区别,心里很不是滋味。中国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声称国事访问,老美却不给面子,坚持说工作访问。红地毯、晚餐再重要,也没有自己的骨气重要啊!“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孟子老人家几千年前就如此教导我们,国内媒体为了顾面子而“如此这般”宣传,结果堂堂一国主席国门未出,已经底气不足,没有大丈夫的英豪气概了。

周四晚上看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发现关于胡访问美国在白宫演讲的新闻,没有任何录像!只有几张不是非常清楚的照片,心里咯噔一下,一定出事了。隔了一天看海外的报道,才知道奏国歌时司仪报错了国家名称,胡讲话时有女人在记者席上向胡抗议一分多钟才被带走,胡心情不好,后来退场又走错了方向让布什拉了一手。**(用哪个感叹词才能表达我们当时的感受?)!

抗议不可怕,哪个多元化的社会,可以把所有人的声音统一为一种?抗议声音多于赞同声音的社会至多可以说是处于某种危险之中,而只有一种声音的社会才真正可怕!但是有哪个国家领导人出访会被如此对待。

美对中接待不周,有没有道歉?不知道。至少我的感觉是美没有认真地诚恳地接待中国的最高国家领导人。别人怎么做不管了,自己要有骨气。但是国内媒体的宣传,仍然是死要面子的做法。一次很好的国民教育的机会,给他们扔了。 

国内某些媒体死要面子的事情,不止这一件。某报社(等该报社撤下文章和图片,再公布其大名)做了一个关于艾滋病家庭儿童的专访,没有得到孩子和孩子的抚养人的同意——实际是在抚养人一再反对使用孩子的照片和真实姓名的情况下,头版头条不经任何处理大幅登载了孩子的照片,使用了孩子的真实姓名。也许这个专访会对艾滋病工作起一定的帮助作用,可是没有当时人的同意就不经处理使用孩子的照片和真实姓名,就是构成了侵权行为(知情同意权、隐私权)。谢天谢地,该报并不是每个城市、乡村都可以买到。孩子的班主任说:如果其他学生看了报道,那么会在学校引起恐慌,孩子就不能继续待在学校读书了。我的朋友艾滋病感染者J公开了自己的身份后,回到家乡,人见人躲,他的孩子也被同学嫌弃而厌学、逃学。此类例子不少,社会对艾滋病感染者/病人以及家属还是歧视多多。

孩子是艾滋病孤儿,因为艾滋病家庭变故和社会歧视,性格变得非常内向。她的抚养人看见报道马上和报社联系要求停止侵权行为,通知各转载的大小网站撤下网页。报社没有接受抚养人的要求。不得已抚养人把报社告上法庭,一位仗义的著名律师知道了,免费为孩子打官司。

提出上诉到法院开庭(明天下午法院第一次开庭)一个多月的时间,报社并没有积极地和原告律师、代理人沟通或者要求庭下和解。为了预防万一,原告代理人写了公开庭审的请求并得到法官的同意——当然,公开的只是案件,原告代理人要求参与公开庭审的所有个人、媒体对孩子的姓名保密、不使用孩子的照片。原告方紧锣密鼓地准备,明天下午就要开庭了。

你猜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了?法院突然研究是否要收回公开庭审的决定,明天上午给原告最后答复。据法院方默认是因为受到报社的压力,可靠消息是说报社不愿意认错、丢脸。法官说:涉及到个人隐私的事情就是国家机密。哈哈!现在来谈隐私和机密!更奇怪的是,报社突然和法院的研究室说要和解——和解不与原告说不与法官说,而和负责安排记者采访、旁听事宜的研究室说,不至于犯这么幼稚的错误吧!奇怪。不知道明天会得到什么答复,也不知道到底法庭会如何判决——原告是个人,被告是单位;原告方是弱者——孩子、抚养人、律师;被告是社会上最强势的群体——报社。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更也,人皆仰之。死要面子,出各种黑招的不是好汉,是伪君子!伪小人!死要面子的国家往往处理一些事情让国民感到没面子! 

作为NGO,这个案件也给我们提醒了,无论涉及图片、姓名还是地址,给公众的报告,公开的文件,一定做好保护当事人隐私权的措施。

看明天吧!希望清清凉凉地下雨或者碧蓝碧蓝地天晴,不要再扬沙搞得大家灰头土脸没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