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北京市人大代表

北京市人大代表吴青女士给我email说:“作为人大代表,我有责任监督政府部门,确保公民人身的安全。”电话里,吴青女士的声音洪亮。
 
下文是我今天(2006年3月19日)写给吴青女士的一封信:

关于北京市民胡嘉(常用名:胡佳)失踪案件

致北京市人大代表吴青女士的一封信

尊敬的北京市人大代表吴青女士:

 

您好!

 

我是北京市市民胡嘉的妻子曾金燕。我写信给您,向您和人民代表们反映我的丈夫胡嘉——一位守法的北京市市民——被经常非法拘禁和非正常失踪的情况,希望得到人民代表的关注并解决此问题。

 

2004年以来,胡嘉被朝阳区公安分局国保和通州区公安分局国保多次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件的情况下,非法拘禁。拘禁的详细时间和具体细节,由于当时记录不全,家属不敢妄言。2006年开始,作为家属,我详细地记录了胡嘉被非法侵犯人身自由的情况,具体如下:

 

1.         200619-22日,通州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件的情况下,软禁胡嘉,日夜监控,不允许胡嘉走出家门,倘若胡嘉有紧急状况需要外出,必须得到国保的同意并且默认国保警员的贴身跟随;

2.         200629,通州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件的情况下,本宅软禁胡嘉,不允许胡嘉走出家门;

3.         2006211-16日,通州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件的情况下,软禁胡嘉日夜监控,不允许胡嘉走出家门,倘若胡嘉有紧急状况需要外出,必须得到国保的同意并且默认国保警员的贴身跟随;

4.         2006216早晨至今(2006317),胡嘉在通州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非法软禁严密监控的状况下失踪,至今没有任何消息,家属没有收到国保的任何法律文件和非正式通知。

 

2006216早晨9点,我离开家时,当天值班负责监控软禁胡嘉的通州国保警员杨春滔等人和我打招呼,声称如果得到上级的批准,会贴身护送胡嘉去位于西四环的某艾滋病组织开会,如果上级不批准胡嘉外出,胡嘉就必须待在家里,接受软禁。

 

当天早上910分左右,胡嘉母亲和胡嘉有电话联系。

 

2006216946分,我给胡嘉打电话时,发现已经无法联系上胡嘉。给邻居、某艾滋病组织、物业电话,均无胡嘉的行踪。马上给国保警员杨春滔、徐队长电话,均称不知去向。原本软禁胡嘉的若干的国保警员(6-10名),在楼下也不知去向。

 

胡嘉失踪时,家里没有打斗的迹象,没有带走每日必须服用的药品和任何日用品、换洗衣服。

 

2006221,胡嘉家属分别向胡嘉户口所在地朝阳区六里屯派出所和常驻地通州区中仓派出所报案人口失踪。六里屯派出所未接受报案,中仓派出所做了人口失踪报案的登记。

 

2006223,国保警员杨春滔等人给我的邻居电话,询问我的状况。

 

2006227,胡嘉家属带着胡嘉每日必须服用的治疗乙肝的药品和换洗衣服,走访通州区公安分局,通州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的王警官(便衣,没有穿制服)接待我们,不接受衣服和药品,也否认带走了胡嘉。

 

200632,胡嘉家属访问中仓派出所,询问查找情况。派出所警员答复:如果有消息,会通知家属。但是从人口失踪报案至今,派出所没有向家属做任何询问口供,也没有做出任何查找的行动。

 

200632,胡嘉家属访问通州区公安局信访办,填写了一张信访表格。要求国保杨春滔等人出面解释16日早晨发生的事情,要求中仓派出所立案查找失踪人口胡嘉,要求国保释放胡嘉除非出示法律文件证明胡嘉犯罪并出示拘留的法律文件。截至2006319,信访办没有任何答复。

 

200639,胡嘉家属走访了北京市公安局,信访办接待了胡嘉家属,让家属填写了一张信访表格。要求国保杨春滔等人出面解释16日早晨发生的事情,要求中仓派出所立案查找失踪人口胡嘉,要求国保释放胡嘉除非出示法律文件证明胡嘉犯罪并出示拘留的法律文件。截至2006319,信访办没有任何答复。

 

2006317,胡嘉家属走访了通州区人民检察院,递交控告状,要求检察院纠正公安局的违法拘禁和派出所的行政不作为行为。检察院工作人员要求胡嘉家属到公安局解决问题。至今没有任何的书面答复。

 

胡嘉家属几乎每天都给国保打电话,但是从来没有得到正面的回答。

相关法律规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 公安机关拘留人的时候,必须出示拘留证。

 

拘留后,除有碍侦查或者无法通知的情形以外,应当把拘留的原因和羁押的处所,在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或者他所在的单位。

 

侦察机关的侦查行为必须符合法律程序,做到程序合法,依法有据,涉及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必须经公安局长或主管局长的书面批准,使用正式的法律文书,由两名以上的警察执行才符合法律规定的,否则是违法办案。

 

第六十九条 公安机关对被拘留的人,认为需要逮捕的,应当在拘留后的三日以内,提

请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在特殊情况下,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可以延长一日至四日。

 

人民检察院应当自接到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书后的七日以内,作出批准逮捕或者不批准逮捕的决定。人民检察院不批准逮捕的,公安机关应当在接到通知后立即释放,并且将执行情况及时通知人民检察院。对于需要继续侦查,并且符合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条件的,依法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

 

第九十二条 对于不需要逮捕、拘留的犯罪嫌疑人,可以传唤到犯罪嫌疑人所在市、县

内的指定地点或者到他的住处进行讯问,但是应当出示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的证明

文件。传唤、拘传持续的时间最长不得超过十二小时。不得以连续传唤、拘传的形式变相

拘禁犯罪嫌疑人。

 

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定》的如下法律规定,对于公安局关的非法拘禁、拘留、扣押、搜查,公民有控告申诉的权利,人民检察院应当在认真审查核实的基础上做出相应回复。

 

第三百八十条 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公安机关的侦查活动是否合法实行监督。

 

第三百八十六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公安机关或者公安人员在侦查或者决定、执行、变更、撤销强制措施等活动中有违法情形的,应当及时提出纠正意见。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第九条

一、人人有权享有人身自由和安全。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或拘禁。除非依照法律所确定的根据和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剥夺自由。

二、任何被逮捕的人,在被逮捕时应被告知逮捕他的理由,并应被迅速告知对他提出的任何指控。

三、任何因刑事指控被逮捕或拘禁的人,应被迅速带见审判官或其他经法律授权行使司法权力的官员,并有权在合理的时间内受审判或被释放。等候审判的人受监禁不应作为一般规则,但可规定释放时应保证在司法程序的任何其他阶段出席审判,并在必要时报到听候执行判决。

四、任何因逮捕或拘禁被剥夺自由的人,有资格向法庭提起诉讼,以便法庭能不拖延地决定拘禁他是否合法以及如果拘禁不合法时命令予以释放。

五、任何遭受非法逮捕或拘禁的受害者,有得到赠偿的权利。

 

尊敬的北京市人大代表吴青女士,我们恳请您和各位人大代表,调查此事,纠正行政、司法部门的错误、违法行为,保障每一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保证每一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能够安全地、在法律范围内自由地生活。

 

此致

 

敬礼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曾金燕

2006319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胡佳在哪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条 致北京市人大代表 的回复

  1. me说道:

    难道就是谢WY和吴WZ二位泰斗的女儿吴青教授?先赞一个!

  2. 杨佳说道:

    金燕加油。俄罗斯领导访华,清明节,胡core出访美国,五一劳动节,64纪念,七一党的生日,八一建军节,难道一直等到都太平了人就能出来了吗?这是什么社会!我就住四惠东。每天也是朝阳北路建国路这么走。万难想象跟我一边大,就住十里地之外的一个姑娘和一个跟我丈夫也一样大的小伙子会遇着这样的事儿。关注好久了。真希望哪天开开这个叶子,看到的是你“胡佳归来”的字。
     
    求助于人大代表是个好选择。也看看人大代表代谁的表。

  3. chao说道:

    吴青啊,还有梁老师呢?政协委员没什么用么?

  4. Unknown说道:

    法律可能不管用,但不要放弃希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