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北京市公安局

今天妈妈和我到了北京市公安局,大门口戒备森严,凡是进去的人必须先去接待室接受审查。在接待室有一个女孩子对着电话哭,我们没能够被批准进去,警察给了一个地址,让我们绕道到东交民巷的公安局办公室信访处。
 
一进门看见信访处的大厅地上躺着一个默默流泪的女人,脸色发青,头发又乱又脏,乱发之下,是绝望的眼神。一张长长的大理石桌隔住了警与民。石桌后一个警察瘫坐在椅子上,不耐烦地听桌前一对老夫妇轻声倾诉。另外有两个人,看上去是访民,坐在大厅的椅子上,再有一个保安,站在墙角。这是中午一点多,大厅很安静、安静得诡异。
 
我们绕着大厅看墙上的招贴,终于有警察出现了。妈妈上前说明胡佳失踪的情况,对方问:为什么你的儿子会被软禁?然后拿出一张表格让我们填写——和通州信访办公室的表格一模一样——半张A4纸怎么能写明事情的始末我们的诉求?我们填写了表格,内容和在通州公安局信访办公室填写的表格无异。
 
收表格的是另一名警察,他也问一样的问题:“为什么你的儿子会被软禁?”他比其他接待信访的警察一样,站在石桌后,稍微好一点的是,收敛了别的警察的散漫和傲慢。他们站着,手里什么东西也没有,又问我们是不是第一次来信访办。我们说是第一次。他让我们回去,说调查以后再答复,按照信访条例规定,60天以内。
 
60天以内!妈妈站在石桌前,很客气地向他们诉说,详细地说明胡佳失踪的事件,认为通州国保对妈妈说谎,认为通州国保要对此负责,要出面解释,还提到了徐队长和杨春滔的名字。可是我明明看见,这些石桌后的警察,只是站着漫不经心地听,甚至没有坐下来,拿起纸和笔记录任何东西——因为妈妈说了很多细节,如果他们想解决问题的话,一定会坐下来认真地记录,发现疑点,然后找到人解决问题。来信访办的人多了,几个妇女情绪很不稳定,大声地据理力争。可是石桌后的人,只是漫不经心地站在那里摇头晃脑。
 
当时我悲愤难抑,忍着眼睛里的泪。善良的妈妈啊!不要对他们抱有幻想阿!他们只是一个花瓶、一个摆设,解决不了任何实际的问题!难道您看不出来吗?妈妈,整个政府的大门,是不会朝我们打开的,因为我们不屈服、因为我们不与他们同流合污、因为我们是这样地正直!我故意大声地抢话,不让眼泪流下来,坚持要对方很快地给我们答复,不能等到再60天!“一个成年的正常男人,突然在家里失踪了,国保又不承认带走了人,派出所公安局又不肯立案侦查,再等一天,也就多一天的危险,这种非正常失踪,人化成骨灰了你们还没开始管!”
 
我和妈妈相互搀扶着走出信访办大门,回头看看,那高高的大门,仿佛是一个庄严坟墓的入口!心中悲愤,到今天,我总算明白了,他们和各地各个部门的信访办,都是政府的花瓶摆设,摆着好看罢了!那些拿着纳税人血汗钱的人,天天只要站在石桌后,尽着性子和纳税人胡扯就可以了。
 
通州分局的电话号码:010-69553965
朝阳分局的电话号码:010-85953400
人口管理处的电话号码:010-87680101
北京市局的电话号码:010-65246271
 
我们的诉求很简单:
  1. 国保杨春滔等人出面解释16日早上发生的一切事情;
  2. 若国保带走了胡佳,立即通知家属、取走胡佳所需要的每日服用的药物,并出具拘留、长时期关押的法律手续;倘若没有证据证明胡佳犯罪,立即释放胡佳;
  3. 若不是国保带走胡佳,公安局立即立案侦查此桩“非正常失踪人口”的案件,找出胡佳、确保安全;
  4. 处罚派出所、公安局相关人员不作为行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胡佳在哪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9 条 访问北京市公安局 的回复

  1. 西西里说道:

    金燕,你和妈妈今天“白跑”这一趟是不会白跑的。虽然没人对政府这台机器抱有希望,虽然你们可能早就料到走这一趟完全没有结果,可这不是浪费。无数信访者的“无用功”也都不会浪费。用符合法律和道德的程序对抗不法和不道德,每一下可能伤的都是自己,但每一下都会让那不法和不道德在天平的另一端沉下去一尺。一定要坚持下去啊,然后,最关键的是,要把一切都记录下来。在我们什么都不能做的时候,记录是最有力的反抗。何况你不是在自言自语,我们都在看着你的记录。要相信那邪恶的机器正在下沉,虽然我们活不到能看见它掉入深渊,打得粉碎,但它正在一天天掉下去——因为你所受的伤害和你的记录慢慢掉下去。只要这样,咱们就还有希望。

  2. 萧锐说道:

    能怎麽樣呢?
     
    盡量呼籲吧!
     
    引起友邦人士的干預
    也許
    只有這樣啦!
     
    中國啊!中國!!
     
    這可怎麽得了!!!

  3. 说道:

    我是一个普通的人,在默默的关注此事,默默的支持你们。
    吃好,睡好,把心态调整好。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战争。

  4. 丹薇说道:

    fighting!

  5. 杨佳说道:

    以前觉得有境外组织机构关注介入某个事情,就有更多希望能解决。可这么多日子了,该照会的也照了该呼吁的也呼了,为什么一点眉目哪怕小小的进展都没有。
     
    又有另外的担忧,本来属于“国家内部事宜”,捅到国际、人权、自由层面上,眼看没能起到促使放人的作用,那么是否意味着黑幕后面那撮人骑虎难下了呢……

  6. RP说道:

    Yes, you are not alone. We are in this together.

  7. Wang说道:

    等下月胡温分别访问美国和澳大利亚,一定会给他们相应的报应!等着瞧吧,到时候大家再笑吧.

  8. me说道:

    “人化成骨灰了你们还没开始管!”——即便最最最最坏也是最最最最绝无可能的事情发生,大天使兄也只会变成舍利……而不是骨灰吧……

  9. me说道:

    楼下的楼下,1、这件事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应该没有直接关系。2、这样说话只能给胡佳带来负面影响和更大的麻烦。3、要笑你自己笑好了,你不具有普遍代表性,泄愤也要有点技术含量。以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