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去公安局

上午又去了中仓派出所,还是同一个警员接待的。问人口失踪查到什么程度了,他问我是谁,我说了他还是想不起来,一提到胡佳的名字,他马上说:这不归我管,我只管登记,一有消息我会通知你们。我要求见领导,他告诉我办公室,我找了三层楼整层的办公室,没有人接待我!我很生气:这派出所不是明显的“不作为”吗?又回去和那个警员说,他烦了,说这件事情跟他没关系,让我找派出所副所长叶伟民,警号:047722。声称叶伟民负责此事。我找不到他,毫无办法。中仓派出所的电话号码:010-69552619。
 
不甘心,又去了通州区公安分局。上一次来这里,信访办不接待,要我去找纪委督察。今天在大门口保安拦住我,我说要去纪委督察办公室,保安问我找谁,我说不找谁,就来办公室反映情况。保安打了电话后答复我:你先到信访办,如果要去纪委督察办公室,信访办的人会安排。
 
我只好又去了信访办公室,他们还是不愿意接待,让我去纪委督察办公室。我转述了大门口保安的话语,上一次接待我的警员走出去了,一个女警员给了我一张表,让我填写。我填写完了,他们让我回家等消息,我问什么时候有答复,他们说这个他们也不清楚。
 
我在通州区公安分局信访办公室表格里填了下面一段话:
 
“2006年2月16日早晨9:00-10:00之间,胡嘉在通州国保杨春滔等人严密监视软禁的情况下失踪。至今毫无消息,无人通知家属胡嘉的去向。
家属在事发后向中仓派出所报案失踪,派出所至今无答复。
要求:
1.派出所停止“不作为”,应马上协助查找,可利用通讯手段(技术)如卫星定位等找出胡嘉所在。(胡嘉携带手机。)
2.国宝杨春滔等人出面解释16日早晨发生事件的详细经过。
3.若(胡嘉)为国保带走,立即通知家属,取走胡每日必需的药物,并且出具法律手续,若无法律手续,立即放人。
4.若不是为国保带走,马上立案进行刑事侦查,寻找失踪人口。”
 
仍然上不了email查看邮件,中午和妈妈一起吃午饭时,舅舅打电话来。他说BBC发了稿子,他们的观察家发表意见说:国保的人不承认带走了胡佳等失踪人口,有一个很大的可能就是要third-degree。EXCRUCIATION!我一阵眩晕,舅舅的话隐隐约约:我们都要挺住!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胡佳在哪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条 再去公安局 的回复

  1. Jacob说道:

    UN驻华办事处呼吁中国调查胡佳失踪一事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办事处星期二呼吁中国政府调查北京艾滋病活动人士胡佳失踪一事。

         北京艾滋病防治与教育活动人士胡佳,二月十六号失踪迄今已经十三天。胡佳是在宣布参加抗议中国政府对异议人士施之暴力的绝食活动之后失踪的。胡佳的妻子曾金燕透露,三十一岁的胡佳最后被人看到时是在软禁和警察的陪同之下。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办事处国家协调员雷若舟先生表示,他们经常就中国艾滋病问题与胡佳一起共事, 他们已经向中国卫生部表达对胡佳失踪多日的关切, 但卫生部还没有就胡佳的下落问题对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办事处做出答复。
          胡佳的失踪不仅引起联合国相关机构的关切,而且也使远在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岗王乡双庙村许多艾滋病患者和艾滋病防治与教育活动人士备感焦虑。以下是双庙村的代表朱龙伟与记者的简短对话: (录音)
          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岗王乡双庙村是有名的所谓艾滋村,村里许多人都因感染艾滋病而相继死去。朱龙伟的妻子在当地着政府六年前的一次组织献血活动中感染艾滋病毒,今年才四岁的儿子因母乳也被感染。朱龙伟表示,胡佳是个“热心肠、有正义感,对看到不符合大众利益事就感到气愤”的好人,政府有责任尽快说明胡佳的下落: (录音)
          朱龙伟说,胡佳最后一次去他们村看望艾滋病患者是在今年春节前;胡佳帮助过的不少艾滋病患者对胡佳失踪一事“敢怒而不敢言”。
          虽然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办事处关心胡佳的下落,胡佳帮助过的艾滋病患者和民间艾滋病防止与教育活动人士也关心胡佳的下落,但最关心胡佳下落的还是胡佳的妻子曾金燕。自从丈夫失踪后一直在博讯中文网站上以博克方式抒发自己对丈夫思念与担忧的曾金燕,两天前将对对胡佳的思念与担忧化为绝食。用她自己的话说是要体验胡佳忍受的痛苦。
          虽然曾金燕及其胡佳的家人约定不为胡佳失踪之事接受媒体采访,但在记者的请求下,声音略显虚弱地表示: (录音)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星期二在回答有关胡佳下落的记者提问时表示,中国政府不会仅仅因为表述 异议就逮捕某个人,对胡佳的下落不仅没有给予明确的答复,而且对绝食在中国是否违法这个问题也没有给予正面回应。

  2. 说道:

    金燕,要挺住啊。

  3. sisyphe说道:

    保重!
    不敢用“天将降大任于斯人”或“前世的因果”这样虚伪的话来安慰你,只盼你能够为爱而坚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