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回家了

胡佳回家了,昨天傍晚六点左右我们见面了!
混乱、混乱……或许只有这个词语可以形容我当时的感觉。朋友问胡佳怎么样了,我居然回答不出来。
一整个晚上,亲友和胡佳在交换信息,晚上到家已经是深夜了,今天一大早起来去医院作全面的检查,结果只出来了一部分,我脑子里还是混乱。
 
昨天中午,通州公安局国保支队的便衣警察把胡佳放在离我们家走路大概一个小时的路程的超市门口,让胡佳自己回家。这四十一天以来,他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手机小灵通全部被弄坏了,他从超市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家,发现我不在家,又出来见我。是一再否认带走他的国保带走他并且拘禁他的,中仓派出所也是直接执行命令的机构。
 
我看见他,胡子长长了。我有一种不相信现实的感觉。
 
他在里面,受了很多委屈。
 
今天一早起来去医院作检查,胡佳的超声检查结果是早期肝硬化,其他结果还没有出来,等待中。春节前他的肝脏检查结果是肝功能正常。我的心电图出来后,医生跟我说,必须服药、休息、调养。
 
很快,胡佳会亲自跟大家详细解释的。非常感谢大家的关注和帮助,幸亏每一个人的努力,他才能早日地回来。
 
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也一样艰难。我可能要休息一段时间了。非常感谢每一位朋友的关心,如果不是你们的努力,如果不是你们的关心,我早已不能支撑。
 
一再鞠躬!
 
金燕
 
————————————————————————————————————————————

One webpage Nina will be unable to visit without a proxy server is this Radio Free Asia interview with Hu Jia, an AIDS activist who was recently released after being detained without charge for over a month. He describes the circumstances of his detention:

They put a black hood over my head, removing my glasses first, so I couldn’t see anything. Sometimes they forced my head right down to the floor as the car was driving along…

They were making sure that I had no idea where they were taking me. I started to vomit at one point because I was extremely car-sick. I’m not normally car-sick, but because one minute the car was accelerating, the next minute they were slamming on the brakes, and me with my head pressed down against the floor…

When my mother and wife were going to the police station to look for me, they ran into police officers who had been watching me. But they absolutely refused to admit they were holding me.

The place was called the the No. 5 Production Brigade of Taihu township, Tongzhou county, Beijing. It used to be countryside but now it’s been turned into one of those holiday villages. I was locked up in the inner room of one of their suites. It was very cold. At any given time there’d be seven or eight police officers watching me. They did it in shifts.

I had no idea of all the reports that were circulating about me. I had no way of knowing. They had all been told not to bring any news from the outside world in with them. They were also very careful about their mobile phones. They were very careful to keep them far away from me for fear I would manage any sort of communication at all with the outside world.

After they had kidnapped me and taken me to that place, I asked them why they were doing it, but they wouldn’t tell me…That evening, three people came to visit from the Beijing municipal headquarters of the State Security Bureau. They were very young. They started asking me about the hunger strike, because when Gao Zhisheng had put out his statement about the hunger strike, he had included my name.

I answered all their questions either by saying I couldn’t answer or by suggesting they go and look it up on the Internet. They got nothing new out of me, and then they left. After that, I think they realized that they weren’t going to change my attitude or achieve any sort of cooperation or communication with me.

Yesterday lunchtime another four people came from the Beijing municipal headquarters and took all the notes I had made about who had come to see me, my diary, everything on my person. They did a very intimate search.

Then they put the black hood over my eyes again and took me out to the suburbs of Beijing and left me to walk home, after warning me that more misfortune would come upon me if I continued to take part in those activities – any activities relating to human rights – I would be detained again and my family would be left to worry about me.

图一:我第一眼看见的胡佳,2006年3月28日傍晚7时左右。
图二:刚才拍的,灯光不好。2006年3月30日晚上

胡佳给我电话说他被放出来了

胡佳给我电话说他被放出来了,但是我们还没有见面。如果有新的消息,会发布在blog上。
 
3月30日补记
今天见了一个朋友,她很伤心,也是为了家里失踪的一个亲人http://spaces.msn.com/wuhaofamily/。回到家里决定不偷懒,补记27、28日的事情。为了胡佳失踪事件的有一个完整的记录。
 
27日决定给布什总统写一封请愿信,请求他和胡主席见面的时候帮我询问胡佳在哪里。写请愿信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什么样的信件可以到达总统手中让他过目并且打动他让他行动?煽情的?动人的?简洁明了的?或者其它?为了写出一封好的信,身边的亲友几乎被我“折磨”,甚至熬夜。各种各样的亲友提出各种各样的考虑,最后我决定以新婚妻子的名义,请求总统的帮助。简明扼要地介绍胡佳说明他失踪的经过和家庭以及国际社会的救援行动。整个正文差不多占了半张A4纸。
 
29日下午见到美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他们告诉我27号已经向中国外交部递交胡佳的材料并正式询问。我把亲笔签名信给他们请求代为转交。美工作人员很谨慎地说:我们会把它传递到国会……
 
当时我的情绪不太好,因为我明白美国驻华大使馆在国内所能做的就是向外交部递交材料并且询问(我后来才知道不止一家驻华大使馆这样做了)——但这比什么都不做也好!我也明白就算信件递交了,总统先生不一定能读到这封信——这和许许多多的人给胡锦涛主席写信他不一定能读到是一样的道理。情绪不好的原因是——当我设想做完这件事情后,如果胡佳还不回来,我真的不知道能做什么了!
 
就在和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会面结束回家的路上,我接到了胡佳的电话。
 
 
 

杯弓蛇影

写这篇日志的时候,决定明天搬到胡佳父母家里,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
 
早上起来,心脏跳得非常难受,头疼、耳鸣、恶心干呕,原本以为再躺一下就好了,结果三次起来不成功,最后一次还差点摔倒在地。一直到九点,也无大的好转。犹豫着要不要给120打电话,最后决定还是先给邻居打电话,邻居说很快就到我家里。喝了热水,情绪也放松了许多,身体似乎好转。妈妈打电话来,希望去公安局问一问情况如何。十点多外出,邻居一直陪我在一起。
 
到了通州公安分局,门卫说领导下了通知,如果找国保,只能直线联系,门卫不代为联系。我说我不知道他们办公室的电话号码,以前来公安局也没有直线联系的规定。门卫说他只是在执行命令。我不甘心白来一趟,强烈要求他联系国保,否则我直接闯进去。门卫无奈,打了电话,答复说国保不在,全部人都已经外出——和上次来公安局的答复一样。我还是不甘心,一定要国保派人出来接待否则我直接进入办公大楼。门卫一再不让,拦阻我走进公安局的大门。最后由于我的坚持和理直气壮——我要求国保接待我,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不是说“人不在”就了事——门卫给国保打电话,他们派了一个人下来接待我。谎言不是不攻自破吗?
 
还是上一次的王警官,说话的经过,我已经不愿意再提。如果你和他讲道理讲文明,他就和你瞎扯扯皮;一旦揭穿他的谎言,他马上恼羞成怒。他说他代表国保给我答复,胡佳不在他们这里。我说十六号你在哪里把胡佳丢了,他开始不说,后来在我一直逼问的情况下说在会场外——那个离我家开车要一个半小时的地方——他们怎么可能在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飞到会场呢!说谎!但是我没有力气和他争辩,扭头和邻居一起走了。
 
当时某大使馆工作人员给我电话谈见面的事情,公司也给我打电话要求我马上回公司处理一件紧急的工作。我开车一直朝朝阳北路的方向去,刚过北关环岛往北的第一个路口,我停下车等红灯变绿灯。就在变灯的那一会儿,我缓缓启动车子,突然间“砰”的一声,我本能地转头往左看,傻了,就在离我的头十几厘米的地方,左侧车窗的钢化玻璃变成了冰凌花,碎了,靠着保护膜还连在一起,有一小片玻璃为了方便后视镜观察,没有粘保护膜,碎玻璃掉下去成了一个空洞,风冷冷地吹进来。对着耳朵的玻璃上,一个类似于振源的点这时候直直地看着我,我瞬间崩溃了,第一个反应是:枪击!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做!腿开始发抖,停不住,把家门钥匙给邻居,要她回去到我家里拿照相机。腿止不住地发抖,牙齿也咯咯地上下打架。很明显,他们打到我左侧的玻璃上,就正对着我耳朵附近的地方,玻璃全碎了。我坐在车里,还是发抖,报警?I don’t trust them。我给朋友打电话,一开口忍不住地哭。我给另一个对车很有经验的邻居打电话,请求他马上到我这里来。最后还是给110打了电话,请求帮助。
 
十多分钟后,那个男邻居来了,我平静了许多,可是还是忍不住发抖,手冰冷冰冷的。取相机的邻居也来了,拍了照片,给我手指上两个小小的伤口包上创可贴。一个小时后,110的警察来了,我勉强止住发抖的身体走出车外,他们说这是意外,肯定是有迎面来的车辆压着石头射到玻璃上了。到了修车店,修车的师傅说,是外力作用,可能是石头。朋友和邻居安慰我不要紧张,这是意外,不是枪。多么恰巧的意外,简直要了我的魂魄。
 
好久才平静下来。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外力造成整块玻璃突然破碎——因为没有证据。朋友们没有责备我的瞬间崩溃,平抚我激动的情绪。从来勇敢不害怕的我,突然之间,坐在车上,双手冰凉、双腿发抖足足一个小时不能停止。我承认自己精神太紧张了,需要休息了,由于亲友各种各样的担心,终于答应搬去和父母一起住——每次回我和胡佳的家,我心里总是怀着他下一刻就能回家的幻想,我担心他回家看不见我。
 
胡佳,你快回来,只要你回家,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胡佳失踪第39天

发现一张胡佳在河南的照片,手里的娃娃是要送给一个因为艾滋病失去父亲的孩子。
 
家里的水竹和芦荟都开花了,这并不是常有的事。
今天是胡佳失踪第39天,胡佳在哪里?不知道。
胡佳什么时候能回来?不知道。
我还能做什么?不知道。
 
我必须坚信,他能够活着安全地回来,这个信念,是我苦苦挣扎的力量源泉。我看着阳台外,果园里枯枝上嫩绿一天比一天扩展,时间飞逝,我越来越赶不上了,下一次一觉醒来,是胡佳失踪的第几天?第几个月?第几年?——这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我越来越有一种无奈绝望的感觉。
 
俗话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我生性不喜欢解释,不喜欢争辩,因此常常一遇到不讲理的人,我就闭口不言,默默走开。可是这一次,我遇到了一个超级强大的“人”,她的能力,是我们写文字的、读文字的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的,而我必须和她对话。这个超级强大的“人”,具有所有的行为能力。但是,当我找到这个“人”,和她的公安局、派出所、检察院讲道理将法律的时候,当在新闻发布会或者会议上和她的总理和她的各个部门的负责人提问的时候,你猜她干嘛了?她装小孩子撒泼撒赖!她说我不知道,她说这事我管不了,她说我不清楚,她说我不……难道一个母亲把孩子弄丢了,别人问她孩子在哪里,她说不知道就可以就此完了万事ok了吗?难道她可以装做自己是一个三岁的孩子犯错了不需要负责任的孩子吗?难道她让每一个部门犯傻拒绝长大成人就可以了吗?
 
我的目的很简单,我要把胡佳找回来。我在日程表里添加了以下几项内容:
  1. 争取每天到派出所讯问失踪人口查找结果,如果不能亲自去,就打电话。中仓派出所的电话号码:010-69552619 ,每个人都可以打电话问:胡佳找到了吗?
  2. 星期三是局长接待日,到通州公安分局质询胡佳失踪事件。
  3. 到检察院要求立案侦查。不行的话到更高一级的检查院。
  4. 到各大网站、论坛张贴“寻人启事”,寻找失踪人口胡佳。
  5. 坚持写email报告人大代表、国际组织、亲戚朋友寻找胡佳的情况。
  6. 让亲友们在自己的网站或者blog上添加我的博客链接http://spaces.msn.com/zengjinyan/
  7. 待补充……网友“可乐泡饭”补充:在网上公布各大中文媒体的电话,让每个人都有途径去给各大媒体施加压力,质问他们为什么保持沉默?为什么视而不见?
  8. 可以制作“寻人启示”的flash或者彩铃。

朋友担心我成为精神偏执的访民,担心做这些事情对我个人造成太大的伤害。每一次和那些部门的人打交道,让我悲痛愤恨不能息。可是我坐在家里等待他回来也一样被伤害得千疮百孔。在《梁启超教子满门俊秀》一书里记载,梁先生一而再再而三地嘱咐孩子,悲、愤等情绪太伤身体本原,要避免,要用理性压。“忧伤憔悴是容易消磨人志气的(最怕是慢慢地磨)”。而我现在正是处于这样的状况,被慢慢地精神折磨和刺激,理性也压不下来,因为每天记下的的文字,也是日日让成千的读文字的人和我一起被精神折磨。何日到头?
 
而另一些看客,造成精神折磨的看客,在那里毫不动容,冷冷地站在那里,变本加厉地折磨。为什么我们面对的超强能力的“人”,我们的母亲这么没有人性这么冷酷?她即使非法逮捕,换个法子通知家属也是可以减轻家属很多的精神负担的,但是她就是不做,就是要折磨她的子民。深深的忧虑涌上心头,从小到大,我们所受的教育,是“考试考多少分”的教育,思想政治课完全是浪费时间的摆设。我们所受的教育,是没有人文没有人性的教育,而我们的母亲,还在继续这种没有人文主义没有人性主义的教育。母亲没有羞耻心了,好可怕,这样的教育下,下一代的命运更可怕。我们是仅剩的一批漏网之鱼,孤独地游来游去,除了冒泡泡,没有任何力量改变被吃的命运。当然,如果这批漏网之鱼能够团结起来冒泡泡,虽然还是有牺牲,不至于牺牲得这么惨烈。
 
叹息叹息。
—————————————————————————
下午三点半,在BOBO自由城小区业主论坛发寻人帖子,结果被告知:

帖子正文含有需要过滤的字符,此帖已被系统丢弃

帖子内容如下:

寻找失踪39天的BOBO业主

BOBO自由城业主胡佳216早晨失踪,至今无消息。有见过此人的邻居、朋友请和家属联系,电话:01081929880

家属博客网址:http://spaces.msn.com/zengjinyan/

关于胡佳的介绍:http://zh.wikipedia.org/wiki/%E8%83%A1%E4%BD%B3_%281973%E5%B9%B4%29

 

撞墙吧!

———————————————————————————————————-

引用网友的话:

我来补充第七条:在网上公布各大中文媒体的电话,让每个人都有途径去给各大媒体施加压力,质问他们为什么保持沉默?为什么视而不见?
 
你手上已经有多少家媒体的联系方式,可以公开吗?
3月26日 20:27   
发布者: 可乐泡饭 (http://www.zheteng.com/)

答:当时只有一家中国国内民间媒体参加了新闻发布会,发布的消息也是英文消息。(见22日的博克)各大中文媒体的联系方式,在他们各自的网页上有。我觉得可以试一试这种方法,看看对方是怎么反馈的。
—————————————————————————
最近打开我的blog的网页遇到越来越多的困难,评论也经常不能打开阅读。我很担心。

春天到了-我们很想念他

今天是胡佳失踪第37天,再过几分钟就是第38天了。
中午从公司楼上走到花园里时,突然发现柳树全部吐芽了,嫩绿嫩绿的,在春风里徐徐飘摇。真是个大惊喜(零点写到这里,网页打不开了,所以今天3月25日才继续),春天终于来了。不约而同地,至少有5个人在胡佳失踪将近40天的时候告诉我,他/她梦见胡佳了。突然很多人同时梦见了胡佳,意味着什么?而我自己也不例外,我在大前天晚上的梦里见到胡佳回来,可是他没有和我说话,我正在纳闷的时候,送报纸的人在清晨噔噔噔地敲门把我惊醒,心跳快得让我几乎瘫痪。结果是美梦一场。
 
这样美丽的春光里,大伙儿纷纷结伴出游,寻找春天的气息。我独自坐在家中,面对霞送的百合花,格外地想念他。整理了部分朋友们发来的思念的文章,贴在博客上。需要添加文章的朋友,从评论里添加即可。
 
特别贴几句话,让我充满希望的话语,因为它是一个很年轻很年轻的人说的话:
“我以前一直只是喜欢随便看一些说真话的网站
 当然也一直关注着胡佳
 现在这些网站一个接着一个的被封杀
 我很茫然  像是被人挖掉了看世界的眼睛
 原本是好多喜欢说真话的人站在一个个山顶上寂寞地互相呼喊
 现在大家都被硬生生的拉了下来 站在了荒芜的沙漠里…
 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只是希望金燕姐姐要坚强  希望很快又能见到胡佳
 大家应该坚强即便在沙漠里也要再爬上沙丘  互相呼喊  互相鼓励”
1————————————————————————–

金燕,

惊闻胡佳失踪的消息,我不知道该和你说些什么,我们没见过,但通过电话。因为做艾滋病的工作和胡佳认识。我不能相信我所知道的一切。在我的印象中,胡佳是一个真诚纯洁、热情善良、充满对他人的爱的大男孩,他怎么会失踪呢?我永远记得他背着一个双肩背包,瘦弱而平和,为那些被病痛折磨的人们奔波的样子。他不可能失踪啊,他总在路上的!

 

我该怎么来安慰你呢?金燕!面对你,一个妻子撕心裂肺的痛苦,所有的语言都显得那么无力。我只想让你知道,我们和你一样牵挂那个天真而勇敢的大男孩,我的手愿紧紧地和你握在一起。

我们为你们祈祷!我相信天空不会总狰狞着黑暗,眼泪不会永远模糊双眼。路旁的桃花开了,迎春花也开了,胡佳会回来的! 

                                        和你一样的妻子 

2————————————————————————–

我梦见了胡佳       余世存
2006-03-24 21:37:53

昨夜梦见了胡佳,他仍是那样微笑的样子,身上常背着的鼓鼓囊囊的旅行包没有了,只是笑,而且轻灵。这个苦行僧,这个佛教徒,这个我做艾滋病工作时的战友和同事,这个让我敬佩的兄弟,就这样从人间失踪近四十天后,闯入了我的梦中。

我的梦太多,从年少到今天,做过无数的梦。语云,至人无梦。看来我今生今世做至人是无望了。但我的梦常有神奇之处,它必要时提示我人世的消息、提示我做人的羞耻,并抚慰我内心的伤痛。记得十年前,我梦过罗志田先生给我写信,那时的我只见过罗先生一面,这个据说是余英时的高足还没调到现在的北大任教,他还在四川大学写他的漂亮文章;我梦见罗先生写信的第二天中午即收到了罗的信,我把这一情形告诉罗志田时,罗回信说,不奇怪,过阴之事从古至今都有。五年前,我梦过江总泽民先生,梦中情境的羞耻感醒后难忘,我为此还写过"越轨三章"的文字。三年前,刘波在去国之前,曾跟我探讨过藏传佛教中密宗的中阴救度问题,他希望我能把法国大哲柏格森的生命理论跟藏密的问题联系起来研究。

我其实心性懒散,有如此神奇的经验,却也没把它打开成就一个世界。正如有朋友常说我早被上帝捡选却迟迟不皈依一样,我似乎有异能而投闲置散。像鲁迅说的,时而峻急,时而随便。事实上,我觉得我就跟中国生活一样,完全属于自然的因果序列。缘起而生,缘尽而灭。其中的因缘自然发生,我不会刻意地选择或决定明天的样子。就像目前的和谐社会,它的全部含义有如奥登的一句诗:"我们必须相爱或者死去。"我愿意说,这一句诗比当下中国所有的精英所说的还要精辟。

我没想到会梦见胡佳,虽然我一直想着他。在胡佳上千个朋友中,我实在算不上什么。他和他的朋友比我更有行动能力,更有表达自己的愿心,更有从细节上服务于中国社会的意志,但他闯入了我的梦中。这个高尚、纯粹、勇敢的年轻朋友,比我认识的许多学者教授更让人尊重。他似乎是佛家所说的火宅里的生命真火,在天地闭的法灭时代仍不肯忘情,一直处于燃烧之中,自燃燃他,他感染了很多人。我见过他在凤凰电视台讲演时的情形,比我在凤凰的世纪大讲堂讲得好得多。我看见台下的听众听胡佳演讲而泪流满面的画面。我在大讲堂演讲之前,曾子墨还把窦文涛捐的一千元托我转交给胡佳。

我梦见了胡佳,我只能像《思旧赋》那样开始即结束,我不能像鲁迅那样写他的微笑,隔世的春天,刘和珍君,龙华的桃花……我想起两年前写的诗——

你是离开了。你是成人的辛劳、悔疚

所不能拥有的完整,你是圣贤心里

最高的完成,你的微笑是最终的。

什么时候胡佳能够回来呢?我没有参加他和金燕的婚礼,我还欠他们一笔债呢。

文章评论

[匿名] 六月的天

2006-03-24 22:58:04

含泪,无言。

[匿名] 梧桐

2006-03-25 00:15:55

很久以来我已经忘记了自己生活在怎样的社会,实在不好意思再装天真了.

我们必须相爱或者死去

我们必须相爱否则死去  

 

孤灯秃笔

2006-03-25 00:25:44

什么时候胡佳能够回来呢?我没有参加他和金燕的婚礼,我还欠他们一笔债呢。

人微言轻的我,默默地找寻胡佳留给自己的所有印象他的文章、音像甚至跟克林顿一起找的那张照片 

找到那期凤凰世纪大讲堂,里面慷慨及昂,悲天悯人的胡佳

现在你在哪里? 

我们不确定!

我们又都确定!!

放了胡佳!

让他回来吧!  

[匿名] 贯日

2006-03-25 08:43:43

奇人不可辱,辱则成天神;奇文不可读,读之伤天民。   

[匿名] 林江仙

2006-03-25 11:22:52

今天打开世存博客,一眼就看到这个标题,大惊。因为早上的时候,我的妻子新月刚刚跟我说,昨晚她梦见了胡佳。

新月跟胡佳只是见过几次,在他失踪40天之后,胡佳也走进她的梦中。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在惦记着胡佳,不知道胡佳让多少人一梦醒来唏嘘感慨。

愿胡佳平安归来!  

3———————————————————————————————————————————–

曾金燕女士:

     您好!

     柳树已经在发芽了,天气也逐渐在变暖了。

     认识胡佳是在去年严冬王克勤兄组织的一次会议上。后联系了一次,约好了见面,不凑巧的是刚好接到社里派遣赴西部采访的任务。采访归来,又匆匆赶回老家过了春节。

    今年初,回到北京,辞了公职,准备干些自己的事情。这时联系胡佳时,拨打了他的所有的电话,却无数次听到不是停机就是关机……

    看了您的博客,我的心灵不止一次的受到震撼:在我更进一部认识胡兄的同时,深为胡兄能有您这样的妻子而感到欣慰!

    上天会保佑天下所有好心人的,胡佳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我也会默默地祈祷:好人一生平安!

    我的电话是 小灵通******小时待机

    希望您与我联系,我们一起想想办法

                                                 野鹏 

4————————————————————————–

女士你好!

     我们之前见过面,不知你还能否记得。我是叶国柱的儿子叶明君。你现在的心情我非常的理解,它是那么的无助与悲哀。 在这一点我深有同感,当自己的父亲被送进监狱的一刹那,当我看到父亲昂首挺胸的站在审判台上静静的等待宣判的时候,也是那样的无助与悲哀,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包括他在监狱所受的一切酷刑)咱们作为亲属的心情是痛苦的,但要坚强。只有咱们自己的坚强才能给当事人最好的精神支柱。

    依我对胡佳的了解他应该是一个对家庭与事业负责的人,是一个具有远大理想和执着的青年,他的性格有点玩世不恭,打抱不平的感觉,做事比较扎实稳重。但对待事物有点任死理儿,不会拐弯。就是咱们常说的钻牛脚尖,也许在他的事业上就需要这种精神吧。

    不过今天给你写信的目的主要是一种安慰,也许起不了什么作用,但至少不会让你觉得那么孤单与无助吧。至少有许多的朋友在想念着胡佳,希望他早日回到我们的身边。

    记住咱们就是他们的精神支柱,一定要坚强!!!

                                                     

                                                          友:叶明君                                                       

                                                                       2006320

5————————————————————————–

情爱(亲爱)的金燕,虽然我们认识不久我很�#20320;这个勇敢的女孩子……作为一名记者,我跟胡佳有了不少的交流甚至我的心里他成了一个可贵的朋友。他给我留的印象很深很深;我住北京住了10年了,很热爱中国,因为有胡佳这样的人我一直保持希望,希望这个国家慢慢的会走上公正与民主的路……他是一位敢说实话的总名小伙子,可是总来没有说伤害自己祖国的,他热爱中国老百姓,热爱中国文化,一个模范的好中国人……做朋友来说,他总是特别的客气,不是那种假的客气,他很纯真,很朴素,很可爱……最近他知道我爱人有病,每次交流都会问他的身体情况……我想说的话很多,可是我的语言水平有限……我很喜欢胡佳,很装迹,很想他……我和同事会继续呼吁,继续问:胡佳在哪里?

你的朋友,夏乐

6————————————————————————–

你好! 先祝你和家人健康快乐! 祝胡佳平安无事,早日出来与我们团聚! 拿摩阿弥陀佛!

每次见到你们时, 我心里都有一种很难受的感觉。作为一个内向的朋友,我都不知道如何去说出来。作为一个不善于写文章的朋友,我也不知道如何真实表达那种内心的感受。总之, 见到你们,想起你们,我第一个感觉就是祝你们平安,希望你们学会关心自己爱护自己的身体,就像你们关心爱护其他人那样! 

去年美新路基金会的许凤婷在考核爱源时问及我对爱源负责人有什么意见, 我说:”唯一的意见就是他们太不爱护自己了。”是的,胡佳是一个工作狂(你其实也是),一心一意关心环保关心艾滋病感染者及其家庭,却一点也不关心自己。

对于胡佳的具体记忆,我还是支离破碎的分点来说吧。

1.         环保志愿者。     正是由于环保,我开始知道胡佳,并且跟其他很多关心环保的学生一样,把他当作了偶像。大学期间,我能全职搞环保社团“绿行社”,他是影响原因之一。他的事迹几乎每个环保论坛上都有:西藏、内蒙、云南、印度、可可西里无人区、内蒙恩格贝沙漠……我都不用再说什么了。

2.         素食主义者。     大学时,就听说他只吃素了。在上蔡时,亲眼见到他不吃肉。在郑州,高医生一直在说他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不吃肉,而且吃饭吃得很少,还叮嘱我们不要学他。(不过当时我已经在吃长素了,而且是经常生食的。)后来,你来南昌时,我才知道原来他不是完全的素食主义者,他爱吃虾米。你们为了他能吸收更多一点的营养,会常常在菜里加一点虾米。

3.         善于炒“青椒土豆片”。      说到吃素,我不能忘记在他失踪前,他亲自做的“青椒土豆片”。清脆爽口,味道也正好,那是我在北京吃的最好的菜了。真不好意思,那个菜几乎都是我给吃了。

4.         工作狂:      在河南时,他总时在忙,安排这安排那的,还一直在拍照,饭都来不及吃。深晚里,我们都休息了,他还一个人在电脑前忙着。在家里,他也是一直在忙,从电脑到电话,再从电话到电脑,来来回回的,一直在工作,常常是你催了再催,等饭凉了才来吃。晚上也常常忙得很晚,然后很累了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让人担心他会着凉。在你家时,我生怕自己打扰了他,因为他好像每时每刻都在工作。

5.         爱干净。    从你们的居家到他的衣服,从鞋子到背包等无不说明了他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

6.         孩子般的可爱的笑容。      那种笑容亲切、温暖,让人心里一点杂念都不生。

7.         走路很快。     在郑州汽车站到火车站或来回高医生家要走路时,他背着很大很沉的登山包,一直在走,总在赶,而我们就在后面拼命跟着,怕被丢了。

8.         摄影迷:     总喜欢拍,一个数码相机,一个DV机,不停的交换着拍。也许可以称他为摄影师,因为旁听他讲过一些摄影的技巧,从拍摄角度、防震、暴光时间控制到连拍等,相当专业。

9.         对电器感兴趣。       尤其是照相机、DV机和笔记本电脑等,谈论起这些时他就兴奋。

10.     热心帮助朋友:      又是电话又是短信又是邮件的,朋友的事,几乎就是他和事了。

11.     关心弱势群体。     关心学生及学生社团:这个网上有很多了,我就只说一说他对我的关心里的一个小事吧。每次他朋友有什么事,可能我帮得上时,他就都会嘱托他们不要直接打我手机,而是发短信来要我找一个固定电话再打给我。他怕浪费我的手机费,其实我在本地接听并不贵。事情很少,但很细致。关心艾滋病患者及其家庭,这个大家都知道的,我也不必说了。

12.     关心记者:      他会同情记者,觉得他们工作很辛苦,找新闻或信息不容易,所以很愿意与记者全作。

13.     最可敬的是他关心国家安全局的人了:        他说(在失踪前的软禁日子里)他们很可怜,天那冷,一个个晚上在楼下通宵“保护”他,一个个白天开车“送”他出去,大冬天的在办公室外哆嗦着为“他”守卫。他还给他们倒开水喝,好让他们暖暖身子。

14.     深爱他的妻子。     你去年急性脑膜炎时,他每天挤公交车大老远的去陪你;他口里总会挂着“小八戒”;他买了很多小猪的模型,摆得家里到处都是的;他有时很晚还在上网,我见了就说“还不下,再不好好休息就向金燕打小报告告发你”,他就会说“这个不好,千万不要,别让她痛苦”;他有肝炎,我要从我师父那找中草药给他,却一直没有要。我师父最后还是把药寄过去给他了。之后他在网上一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谢谢你,我现在转氨酶转阴了,肝功能正常了,金燕很有信心了。”原来他吃药是为了你。

15.     佛教徒。     仪式上:见面会合掌问礼;给他倒水,会合掌感恩;经过寺院会进去拜拜;有时会打坐;有时会读《金刚经》、念《大悲咒》。实质上:从环保到素食到关心弱势等,他无不是一个令人起敬的佛教弟子。

16.     孝顺。     其实很奇怪的,一般人也许会不觉得胡佳是一个很孝顺的人。因为他那么大了还不工作,一直全职做志愿者,吃的用的大多都是父母的,而且父母已经年纪大了。有一次他告诉我他是在拿父母的钱做善事,帮父母做善事。这在佛教里是大孝。我不清楚他在家里是如何对父母的。但在外,我亲眼看到了他是如何对艾滋病患者的,是如何对待村里的老人的。那些都像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儿子在对待父母样的,这在佛教里在儒教里都是莫大的孝。万善孝为大,他是何等善良的人,这里就体现到了极致。

17.     绝食:     经常听说他绝食。不知道是不是对国安的“非暴力不合作”。其实这样对他的身体很不好,尤其是对他的病情不好。

18.     有时容易激动:       在谈到被国安的人打时,他很激动;时间紧迫时,大家的步骤跟不上时,他也会激动。

19.     有时会情绪化,好好的,突然间变得很低落。

20. 不畏压力,坚韧地追求正义:       一次又一次失踪,一次又一次软禁后, 他不点都不退缩,勇往直前。这也他这次失踪的原因吧。

8—————————————————————————————————— 

被msn space提示,文字太多,不能继续添加。只能从评论一栏继续添加朋友发来的可以公开的关于胡佳的文字。同时请看3月18日的日志评论。

News from Brussels

Here is the information:  Daniel Cohn-Bendit, co-president of the Green/Efa Group in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sked about Hu Jia in a meeting with Vice Minister of the international department of the CCP Zhang Zhijun yesterday 22 March. Zhang said not to be aware of the case.

胡佳失踪第36天

上午外出的时候,邻居问我胡佳是不是回来了。他说他昨天看见警车:“看见警车我比较宽心了,我心里想着胡佳可能被送回来了,警车是监视的。”可是胡佳还是没有回来。
 
走到小区口,看见警务工作站有警车。我停了车进入警务工作站,里面有一个身穿警服的人。我说“咱们小区的居民胡佳失踪36天了,你们查找有什么结果啊?”那警员说不清楚此事,他是负责巡逻的。我告诉他我已经向派出所报案,他让我和片警李荣玉联系。说话的时候从门外近来另一个威武的警员,有点面熟,他也在给那个警员帮腔。我注意到他的右耳上塞着一个东西,螺旋状的线垂下来一直到衣服里面——这种耳机,我以前见过,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我念大学的时候,江泽民主席访问我的大学,许许多多威武的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每个人的一只耳朵上都挂着那个东西。
 
多说无益,我走出警务工作站,就要回到车里的时候,那个塞着耳机的警员对我说:“你不要再找胡佳了。”我大声说:你家里一个人失踪了36天,你可能不去找他吗?小区里四散的人们,马上看着我们。那个警员把手伸到我的车门,想开右侧车门。他伸手的瞬间,我想起来他是谁了。我拽着钥匙,站在车门左侧,大声喊:你别开!你别开!我不允许他进入我的车!我认出他的姿势,我知道他就是那个拿着圣经到我们家游说胡佳服从国保安排的那个自称是基督徒的警察,第一次他进入我的家,我容忍了;第二次他不顾我的逐客令进入我的家要坐在我家的椅子上和胡佳说话,我决不允许。当时我把手里的书全部摔到地上:“要说话到外面去!不要进入我的家!”这一点我和胡佳不同。胡佳是菩萨心肠,愿意让这个外表和善、自称精神高尚的人进屋子和他说话,接着国保的人老派他来说话,用他的方式从各个方面影响胡佳。而我愿意和任何人说话,但是我绝对不允许他们任何一个人进入我的私人领域!他们是彻底地执行公务,只不过执行公务的方式不同而已。他们要是心里纯洁,他们要是有羞耻的感觉,他们自己会辞职不干这件工作。我用不着因为同情可怜他们让他们进入我的私人领域——我犯不着为他们的工作提供便利!他是警察,在非法软禁一个佛教徒的时候,进入这个佛教徒的家里,送给他圣经,真是可笑。当时他一离开我的家,我就低头仔细检查他坐过的椅子和接触过的任何地方——我担心他们安装窃听器,窥视我的私生活。
 
这个警察,刚刚还附和那个警员说不知道失踪的事情,现在又来和我说“你不要去找胡佳了”。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