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第十一天

早上爸爸妈妈(father-in-law & mother-in-law)去医院看病了,他们给我电话我一直不知道,因为电话被我拔了。邻居到了我家里,我才慢慢地开始知道妈妈和朋友们的焦急。心里很愧疚,爸爸70岁了,妈妈也是69岁的人了,他们的身体状况也并不是好,还要为了我操心。
 
不甘心,又给国保杨春滔打电话,要求他到我这里取药。真是奇迹,平时他的电话总是打不通,而现在居然通了!他还是说:取什么药啊?给谁啊?我也不知道胡佳在哪里,我怎么给他啊?又说:我们也在找他,找到他了相互通个气。国保这种回答给我非常恐怖的感觉:一定是发生什么更加可怕的事情,否则按照以往的规律,他们不会抵赖带走胡佳这件事情。
 
还是不甘心,我说:那好,你把16号早上整个经过告诉我,什么时间,你们去哪里了。他不说,他说已经是十天前的事情了,他忘记了!也没有必要重复了!那一天是他值班监控胡佳。当时他还跟我说他已经送胡佳去爱知行了呢。
 
我忍不住嘲笑他:你今天连十天前的事情,都没有勇气回忆、没有勇气面对,你将来怎么面对你的孩子和你的下一代!因为你的所做所为,你自己也羞耻,你把你的家族史给切断了,因为你不敢告诉别人你做了什么!我有一次偶然的机会,见到了杨春滔的孩子,是一个在父亲怀抱里的小娃娃,非常可爱的小宝宝。一提到他的孩子他的下一代他的羞耻心,杨春滔发狠了、生气了。
 
最后说,他过几天找到了胡佳的时候就过来拿药。我严肃地警告他:这关系到一个人的生命安全!
 
国保也是人,他也一定有存在心底的最后的良知。我知道杨春滔恼怒的根本原因,一定是他的羞耻心在呼唤他!
 
还记得有一次,胡佳被拉到东部一个遥远的郊区的旅馆的地下室。国保的一个领导来了,恶狠狠地对杨春滔他们说:你们出去,换一帮人进来!你们跟胡佳都已经熟悉了、皮了,不敢狠狠地抽他!换一班全新的人来!
 
有一个早上,已经忘记什么时候了,我从楼上走下去,听到楼道里的国保说:方便面只剩下八桶了(具体当时说几桶,我突然间想不起来,似乎是这个数字)。当时我又觉得好笑又觉得可怜,他们也是人。house arrest的时候,每天晚上楼道里一般4个人值班。没有房间、没有床、什么都没有就几把椅子。夏天要忍受蚊虫叮咬、冬天要忍受寒气袭击,也是非常可怜的。可怜真正使坏作决定的人,从来不露面,只有十几个具体办事情的人。
 
有个国保,应该是我的叔叔的年龄,经常值班。每次我出去或者回来,他都很友好地和我打招呼,友好到我不忍心的程度,所以有的时候也和他们礼节性地问好。我的意志力,往往就在那一瞬间松懈了!
 
===========================================================
一天不吃东西,并没有很痛苦的感觉,反而觉得轻松。今天没有去老师家画画,实在是没有办法集中精力把一盆花的结构分析好了用线条表现在纸上。白天的太阳偏冷淡,正好适合晒一晒。我把屋子里的花一盆一盆地搬出来,放在阳台上和我一起晒太阳。一次我这样做的时候,胡佳淘气地跑到阳台上,掀起衣服让太阳直射他的背,然后笑眯眯地说:好好吸收钙铁锌。把我笑得直不起腰,才作罢。 
 
hotmail信箱通知来了新邮件,可是总是打不开信箱,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新邮件一封一封增加。
 
家里从上午开始邻居、朋友轮流到家里陪我,邻居还把家里的宠物宝贝带来了,家里好热闹。他们每一个人都劝我吃饭,我能婉拒,可是一会儿妈妈和许老两位70上下的老人和另外两位女士要到家里,我给妈妈电话不要她来,可是她坚持要到家里来看我,我不敢面对妈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胡佳在哪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