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量

 
打开邮箱,一封一封地读email,朋友们亲切的话语,陌生人温暖的问候,让我不孤独。我久久地看着emai里l的文字,一遍又一遍地翻看几天前大家陆陆续续发来的信息,心里缓缓地生出感动,不知道如何给大家回复。远方的朋友打来电话,每一句话语,好关切好贴心。
 
大半个白天邻居A都陪着我。她担心我的状况。我开车比平时更加小心谨慎,速度也慢了许多。晚上回来我们两人在另外一个邻居B家吃了晚饭,他的爸爸做的饭菜很好吃,B非常健谈,很能搞笑,以至于刚吃饱饭的我笑得脑子空白、浑身无力。不行了,所有的血液都跑到胃里帮助消化了。我暂时忘记了所有的烦恼。临走的时候,B还递给我Desperate Housewives 和 Lost的碟片,送了他第一次认识的A去公交车站,A今天晚上的火车出差。明天去画家邻居D家里画画的安排因为讲座任务而改为礼拜日——每个礼拜六,画家邻居D都细心地指导我画画。
 
我生活在一个温情的世界里,任何时候。胡佳还是没有消息,决定明天强行把药送到国保的人手里,他们转交不转交药给胡佳,决定权在他们那里。
 
===============================================================
 
下午在法院见到好几个人找法官交物业费、暖气费,这些别的小区业主和我们BoBo自由城小区的业主差不多,是“悲情的人们”。辛辛苦苦挣了钱买一套房子给家人一起住,结果房屋面积大大地缩水了,房屋保温层没有做,冬天屋子里温度低——一个邻居厨房的油结冰了,墙皮脱落、卫生间长蘑菇、窗台渗水结冰、玻璃窗反装……业主们多次和开发商协商,问题没解决,只好以不交暖气费或者物业费来抗议——购房的银行贷款是不敢用来当作抗议的工具的。05年夏天整个小区大概一百多户业主被告上法庭,法庭一家一家分开开庭受理,全部被告业主败诉,我们家也在其列。小区业主维权几乎没有任何的进展,今天我拿着通知去法院交暖气费。法官说物业费暖气费,真是烦!又说我们小区的开发商,是当地的土财主。想起台湾的一个话剧《决不付账》,台湾90年代的故事现在在大陆是越演越烈,看过得人无不“喷饭”。
 
《非常道》里记录了李敖的一个小故事:李敖买下“国泰信义公寓”一套房子,发现有问题,就去找公司理论。老板蔡万霖很傲慢地说:“李先生,你知道我们蔡家兄弟是什么出身的吗?”李敖说:“你们是流氓出身。”蔡愣住了,看李敖接着说:“蔡先生,你知道我李某人是什么出身吗?告诉你,我也是流氓出身的,不过我会写字,你不会,要不要打官司,上报纸,你看着办吧!”蔡以为李敖有来头,一下子软下来了,答应赔偿。
 
不知道和李敖买同一个小区公寓的人,有没有也得到赔偿,当地的报纸能说到什么程度。至于我们的小区邻居,只希望不要在多次找开发商说话后,大年三十得到答复:“要不然你今天退房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胡佳在哪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条 力量 的回复

  1. Unknown说道:

    你发一封空邮件给cornelia.s.ai@gmail.com,她会回复并给你些也许适用的建议。空邮件即可。

  2. Jeffrey说道:

    Jinyin, you are the strongest girl I’ve ever seen. we all miss you and HJ. He will be back soon with no difference than before. God bless you al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