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第八天

胡佳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妈妈(mother-in-law)和我重复说着各种可能和方法,要找到胡佳。说到:“我就是怕他们打他。”妈妈的声音低下来了。
 
早上到了办公室,朋友从MSN发来消息说:“至 2006年 2月 23日,陈光诚已经被软禁 181天。 “同时还提到陈光诚的同村村民也被抓、被暴力侵害。据说高律师的弟弟也无法参军了——理由仅仅是因为他是高律师的弟弟。难道21世纪的今天,也要株连、连坐吗?
 
这不是孤立的事件。不知道下一不会发生什么,发生在谁的身上。谁有力量帮助这些一个个莫名其妙消失或者软禁在家的人们,谁能阻止暴力侵害的事件再发生?媒体?国际组织?有威望的人们?中央高层?国家主席?是我们自己,生活在中国土地上的每一位公民!
 
我似乎渐渐地从迷乱的情况下走出来了,我需要更冷静,更理智,是的。很多朋友,也有陌生人,发来email,和我一起坚持下去,我感觉到了力量。
============================================================
 
昨天傍晚和国际特赦组织香港的Mark通了电话,今天上午国际特赦组织医疗组的Chine女士给我电话,询问详细的细节。
 
Chine很认真,每一个问题问得很仔细。也让我不得不想起以前胡佳失踪时的遭遇。从2004年开始,我已经记不清楚他失踪了几次了。因为像我这样幼稚的人,总是幻想着那样的事情(失踪)再也不会发生了,而且为了减轻痛苦,总是努力地忘记曾经发生的事情。可怕的结果就是,失踪和house arrest每隔一段时间就发生,和我们去超市买菜的频率差不多,更可怕的是,我真的忘记了04年以来,究竟他们把胡佳软禁、失踪了多少次、多少天。有些东西,却是永远也没有办法忘记的,每一次胡佳回来,很脏、很饿、很悲愤、很累、很瘦。每一次回来,我熬烂了稀饭,他能吃很多。每一次回来,他告诉我被关在不知名的小旅馆的地下室,五六个、七八个人看着,在地下室抽烟、打牌、审问。每次回来,胡佳告诉我,他觉得地下室很冷、很潮湿、空气很混浊。无论软禁还是失踪,他没有机会到室外呼吸新鲜的空气。更不能忘记的是,有一次,国保的领导到了现场,指使手下用皮带把他绑起来。然后胡佳被人坐在屁股下。这是怎样的羞辱!
 
我偷偷地流泪,安慰他受伤的心灵,我们深深地爱着他,却守护不了他。我开始后悔,没有在胡佳消失的第一天,就告诉所有关心他的亲朋好友,胡佳不见了。记得2005年9月3号,胡佳发给我一封email,转发给我一篇文章,要我好好学习文章l的内容,到时候,发生万一的时候按照文章的指导做。我不愿意他发生“万一“,我假装忘记了那封信,那封《入狱须知》。胡佳他现在,在哪里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胡佳在哪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失踪第八天 的回复

  1. Carmen说道:

    不知道该说什么,任何的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
    引用一位最喜欢的女作家简桢的话:
    不祈求前路无风无灾,但求有多大风雨来袭,就有多大力气撑过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