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天

今天天气很好,蓝色的天空非常美丽。今天安排了很多工作,无暇多想。
 
可是妈妈(mother-in-law)非常着急,给北京市安全局打电话,对方说这事不归他们管。妈妈还是不甘心,又给国保徐队长打电话。徐队长说他在外地学习,不清楚此事,给手下办事的一个国保杨春滔打电话问了,他也不知道胡佳的去向,正在着急找胡佳呢!
 
谎言,还是发生什么更糟糕的事情?回想16日早晨发生的一切……
 
2006年2月16日,早上八点钟,按计划我和胡佳一起下楼,按以往的规律,国保的人会开着车,让我和胡佳坐在车里,同时除了司机,还会让另外2-3名国保的人坐在车里一起”保卫“胡佳,按计划到了办公室或者其他地方(当天胡佳要去爱知行开会)后,无论胡佳去哪里,国保的人都会贴身跟随。可是16日早上八点钟的时候,国保当天值班的负责人杨春滔给我们电话说让我们等一等再下楼,因为上级还没有答复“批准”胡佳外出。我们在家里等,中间又几次给杨春滔电话询问,得到的答复是:“还没有得到领导的答复,是否可以离家,所以继续等待。“早上九点钟,我非常着急,因为上班已经迟到,于是决定先离开家。离开家之前,我把家里的电卡交给胡佳,嘱咐他外出之前先到物业购买电,否则晚上我们家将停电。
 
我9点离开家去公司,国保的人开车跟我去北关,再从北关返回我家去“护送”胡佳,我家往返北关大概需要半个小时,车没有到家,他们不会让胡佳离开。妈妈告诉我,胡佳在我离开家以后,给她打电话告知我的情况。大概是9点46分,我给胡佳打电话要告诉他我已经到达公司,但是他的小灵通和家里的电话都没有人接,我以为他去物业了,没有放在心上。物业离家大概3分钟的路程,物业办公室在地下室,没有小灵通信号。
 
几分钟后,有朋友给我电话,问为什么联系不上胡佳。我觉得很奇怪,马上给胡佳的手机/小灵通以及家里的座机打电话,手机关机,小灵通被转接到家里,和家里的电话都是没有人接听。我马上给我的邻居打电话询问,邻居说我家楼下已经没有人了。(平时我家楼下有5个左右的人监控我们,围合出口有1-2个北京保安监控,小区出口增设了一个警点,具体几个人不清楚。)接着我马上给今天值班监控胡佳的国保杨春滔打电话,他含糊其词地说:”我们在会场外面呢,他不是在会场里开会吗?“杨春滔指的会场是位于西四环附近的爱知行的会议。当时大概十点钟。我马上给爱知行的工作人员打电话,对方告诉我,胡佳根本不在会场,当天也没有到会场,只是在15号到过爱知行会场。
 
骗子!爱知行在北京的西四环附近,而我们住在北京接近东六环的地方,距离大概40公里,无论是走长安街还是其它道路,红绿灯非常多,不堵车的话,开车将近一个半小时才能到达。在国保如此严密的监视下,胡佳去哪里了呢?所以我给杨春滔电话时,他根本不可能已经到达爱知行的会场,而且15日胡佳仅仅是被允许到爱知行取资料,不允许到现场参加会议。
 
我回到家里,去物业办公室询问胡佳是否到物业购买电,物业说没有,从电脑里查询不到任何关于我们家今天买了电的信息,无奈之下,我作废了胡佳手中的电卡,重新购买电卡和电,保证家里不再停电。如果胡佳自由,他一定会事先买好了电再外出的。结论很明显。
 
16日傍晚我回到家里,来了三四个国保的人向我询问胡佳的去处,我当时非常生气:“胡佳一直被你们监控,你们倒问我人在哪里!我现在应该是向你们要人!“
 
如果胡佳离开家,他会通过电话或者短消息告诉我;如果他不方便告诉我具体的地点,他一定会告诉我“我很安全,你放心。”可是,七天了,胡佳没有给任何人打过电话或者发送短消息;七天了,一个人在监视的状态下消失了,结果监视的国保在第七天还在说:“我们不知道他在哪里,我们也在找他。”
 
有没有其他可能?有!那就是发生了更加糟糕的事情!
 
我的父亲给我电话,问到胡佳的情况。我和胡佳结婚,我的父母一直觉得胡佳是好孩子,不知道关于胡佳的敏感的事情。是我主张不让我的公公婆婆(father-in-law and mother-in-law)告诉我的父母的。因为他们在遥远的福建,如果他们知道胡佳失踪了,他们会怎样地伤心难过呢?我很镇静地告诉我的父亲,胡佳出差了,很快就会回来,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
 
===========================================================
 
晚上见了一位志愿者,本,他通过我们帮助了一名艾滋病家庭的9岁女孩,玉。玉的奶奶艾滋病去世,爷爷是艾滋病感染者,还是肝癌晚期,母亲是艾滋病感染者,父亲艾滋病已经发病,玉自己也从母亲那里感染了艾滋病。我们的志愿者下乡回来告诉说,玉艾滋病发病,病得很严重。我把消息告诉了本,本非常难过,约了今天晚上见面。
 
我们谈了很多,本不能释怀:一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小女孩,原本想着要帮助孩子读书健康长大,没想到,在不久的将来,孩子要离开。
 
人生无常,我学佛不短,却仍然执著于人生诸相。每当我到乡村,看见一个个可爱的孩子,没有了父亲或者母亲或者更多的亲人,心痛得忍不住地拥抱他们。小峰和妹妹、笑笑、妞妞、 素素……每一次看见他们的眼神,包含太多的内容:欢快、含泪、忧郁、懂事、孤独……我多么想把他们带回自己的家,好好地照顾他们,当成我们自己的宝贝孩子。可是我不能够,我只能对孩子说,下一次阿姨还来看你,下一次姐姐还来看你。忍痛转身走,不回头。我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眼前总是孩子们可爱的模样,期盼的眼神,柔软的小手,凉凉的脸蛋。
 
我不能忘记我的角色,我是一个社会工作者,我是一名志愿者。我宽慰本,孩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努力和其他正常的孩子一样生活。本已经是成熟的大人,他明白,他只是需要更多的时间,他想给孩子孩子渴望的所有东西和快乐。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胡佳在哪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条 第七天 的回复

  1. 丹薇说道:

    抱抱
    安慰一下
    一切会好的
    A ZA A ZA,fighting!

  2. Unknown说道: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相信您先生和你一样记挂着您 ,您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荧屏

  3. Hui说道:

    我也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