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

今天见了许老,她早早地熬了骨头汤要给我喝,遗憾的是中午我要和515的姐妹见面,只好先走了。看了许老和孩子的信,很感动,她们一老一少,是纯真自然的人,在这个社会,非常不容易。
 
中午见大学515的姐妹们时,她们都很担心我的身体,劝我不要到乡村去了。我笑了笑,我知道我的生命和公益事业紧密联系在一起了,会有办法的,我可以努力加强我的免疫能力。
 
下午公司安排了接待北装老领导班子。我默默坐着,听他们说话。谈话的内容无非是职称、位置、“好处”、“廉洁”等等。那几个健谈的,自诩廉政,实际上口气酸溜溜的,为现在退休后无权的情形“不习惯”,更重要的觉得自己当初身居要位,没有得到足够的好处。谈得很多,关于身边贪污、“拿好处”进牢房的人和事,抱怨和艳羡不少,却没有一点点地羞耻、愧疚、甚至不好意思的感情。似乎当前世风下,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虽然当年干了不少糊涂事,却没有把好处往自己家里拿,所以我是廉洁清白的。”这些糊涂事带来的后果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只是隐约知道把国家的钱和事业当游戏。当然,一个人在不鼓励努力工作、努力工作了又得不到适当的回报的体制下,一定会慢慢地腐化的。
 
我想起Cindy说的话。下雪那天,我和Cindy吃饭时,讲起SFZ的事情。很多人把到北京上访看成是解决冤假错案、惨事恶事的唯一途径。但是明理的人都知道,上访是一条死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所以每次遇到SFZ,我都耐心地劝他们回家。很多SFZ却固执、偏执地,“一定要讨回公道”的想法使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坚持上访,最终却是家破人亡,自己也流落街头。Cindy和我一样的观点:上访没有出路,她说的话让我印象深刻。她常常对来找她的SFZ说:那些贪官污吏做了坏事,就把自己的家族历史毁了,因为他们没有脸面告诉自己的后代,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他们的后代也没有脸面告诉别人,自己的祖先在做官时做了什么;而你们不一样,你们虽然受到了侵害,你们的问题现在解决不了,但是历史不会忘记你们,到时候一定会还给你们一个公道,你们可以告诉你们的子孙后代,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承受了什么冤屈,你们的后代会牢记。你们的家族历史会更加光荣,而那些做坏事的人,整个家族历史从此中断了,不管他们当时怎么想,最终作了坏事的人是一定会耻辱地被历史批判的。
 
十点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