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蓓:在实践中修行的知识分子

吴蓓:在实践中修行的知识分子

金燕,05年元月8日

2004年12月下旬,吴蓓等教育者在北京几所幼儿园分别举办了华德福教育教师讲座;25日上午在陶然亭幼儿园组织了北京华德福幼儿教育亲子活动;25日晚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中国教育群论”,探讨中国现存的国际教育、应试教育、华德福教育和环境教育。

 

29日,我来到塔院小区晴冬园的吴蓓家。和上次的拜访相比,吴蓓简朴的家里多了蜡染布门帘、废纸制作的美丽剪贴画以及插在陶瓶里的各色鲜花。墙上贴了几十幅云南希望小学儿童亲手描绘的图画和甘地的图文。

 

《英格兰的落叶》飘洒中国大地笔尖汩汩流淌的文字,来自一名身体和心灵共同投入的教育者,更是来自一颗母亲的心。

 

作为教师和母亲双重身份的吴蓓,为女儿在应试教育体制下不开心的生活忧虑。“我深明中国的国情和现实,深明应试教育在现阶段的必要性,但望着活蹦乱跳的孩子失去朝气,失去梦想,我们能做点什么?”(《英格兰的落叶·开启心门》)深感困惑的她,踏上英国留学之旅,学习华德福教育。

 

2004年7月,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编辑出版了吴蓓的留英日记《英格兰的落叶》。该书记录了吴蓓在英国爱默生学院留学期间经历的点点滴滴:课堂学习、田野劳动、宾馆餐厅打工、与同性恋为邻、参加反战游行……爱默生学院是一所华德福教师培训学校,这里的课堂充满了自然的气息,花草泥土的芬芳,古老民间故事的回音,各国民族音乐的旋律,触摸灵魂的声韵舞姿,还留下了纺织者和木工的汗水,堆肥学生的辛劳身影和对逝者的忧伤。《英格兰的落叶》叫每位读者不禁为书中人们的坦诚率真感动,忍不住想体验与泥土亲吻的滋味,也渴望着能在华德福学校成长。合上书本,同学们亲切的呼唤还在回荡:“蓓……蓓……”。文章字字闪现真善美的光辉,行行体现着自然与社会的和谐。更难得可贵的是,日记坦然地写下了作者中年求学的笨拙、勤奋与上进,毫不避讳地记下了作者分秒不停的独立思考与自我拷问。探寻不同国家学生传载的文化,比较中西社会进行并反思中国的全球化进程,预警物质丰裕后人们日益膨胀的欲望,她把尊重自然、自律等理念付诸行动。

 

李学军是《英格兰的落叶》的责任编辑,她说:“我被吴蓓的留英日记感动了。字里行间显示出吴蓓的独立思考和质朴。在发展是主流的环境下,这么文弱的一个女知识分子,用言语、用自己的行动质疑现代社会资源浪费等环境问题以及应试教育体制,很不容易。现在知识分子很多,但是能够用行动亲身实践的人很少。从主流的眼光来看,吴蓓显得有点另类,像她这样能够勇敢放弃大学教职,牺牲自己的利益,全身心投入华德福教育和环保并身体力行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

 

华德福教育: 学校教育应该发挥的作用是把每一个儿童当作独立的个人来看待,允许孩子们自己去发现,正确地发挥潜能并加强孩子们的各种能力,并在相互依赖中建立起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华德福教育在国际教育运动中不仅把教育当作自己的任务,并且付诸于行动了,这也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提倡的关于教育的基本方针相辅相成。                             

Federico Mayor,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任,1994年1月于巴黎

 

在基金会的支持下,吴蓓于2001年留学英国爱默生学院学习华德福教育,02年辞去大学教师工作,继续留英学习。03年4月回国后,全身心致力于华德福教育。

 

父母和朋友曾经激烈反对她辞去大学教职的工作,深深担忧她的经济状况。渴望着更好地向国内大众介绍和推广华德福教育理念,吴蓓选择了一种自由而纯粹的方式。除了为《少年儿童研究》杂志撰写专栏,为自然之友、瀚海沙写稿,还为云南希望小学、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等机构培训教师,通过散文、译稿和讲座,身传言教,影响家长、儿童与一批对教育感兴趣的人。

 

北大环境化学博士小薛是深受吴蓓影响的年轻人之一。从小希望当老师的小薛,一直在思考教育应该是什么模式,第一次接触华德福教育时,她马上感觉到那就是吻合她的理想的教育,《英格兰的落叶》给了小薛全新的启示。她笑着形容自己的心情:“觉得是在山谷里发现了一眼清泉。”华德福教育活动后小薛拜访了吴蓓的家,发现吴蓓是一个亲切随和的老师,能够毫无保留地把自己最喜欢、最珍贵的东西和学生们分享。小薛积极地向身边的朋友聊起华德福教育和吴蓓,小薛的同学被吸引了,三名学生相约着04年最后一天的下午去吴蓓家讲故事。吴蓓自嘲不会唱歌、跳舞、画画,但要努力去讲故事。讲故事是华德福教育的重要方式,吴蓓收集了许多生动的故事。小薛还利用废纸亲手制作了剪贴画送给吴蓓,希望博士毕业以后,能和吴蓓一起推广华德福教育理念。

 

华德福教育崇尚自然,提倡有机农业和实践体验。爱默生学院有自己的菜园,食堂里提供的都是有机食品。除了音乐、美术和教育理论传授,学员还亲自参与堆肥、纺织、打铁等体力活动,全面调动人类的每一个感官,让学员在实践中体验和学习。吴蓓声称华德福教育理念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在劳动中日益增添对自然的敬畏与感恩。回国后吴蓓不再请小时工做家务,家里的电视机很少开,电脑的使用仅仅为了工作和获得信息。“人们看电视很多时候不是因为要获得信息,而是要通过电视消遣。而家庭成员之间几乎没有交流的时间。回国后,我很想做得一件事就是告诉人们,西方由于物质泛滥,带来许多危害。英国四岁以上的孩子有一半在卧室里放了电视,那些出生在反叛的60年代的父母不懂怎样带孩子,常常把孩子扔在家里看电视,结果越来越多的儿童有语言障碍。人与人交流是必需的,一边说话,一边思考如何回应对方的谈话内容。在中国,如果每个卧室有电视,大家可能会觉得生活富裕了,是物质丰裕的标志。而对孩子和儿童的伤害要在很久以后才能发现。”中国的问题虽然还没有像西方那么严重,可是需要预警。吴蓓呼吁家长不要给孩子看太多的电视。

 

为了少产生垃圾,吴蓓不喝饮料;为了减少杀生和保护自然,吴蓓不吃猪牛羊肉;为了环保,即使三伏天也不开空调。吴蓓身体力行,严格自律。她是中国最大的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会员,还是关注荒漠化组织“瀚海沙”的志愿者。河北衡水进行有机农业生产的农民安金磊在一次“社区支持农业”的会议上认识了吴蓓,回家后仔细阅读《英格兰的落叶》并整理了读书笔记与朋友分享。他觉得吴蓓是一个很有知识的人,与别的高级知识分子不同的是她更实在,是确实从小事做起的读书人。

 

然而,一些朋友觉得吴蓓太过于固执地苛求自己。吴蓓仅限于使用固定的电话,不买手机,并为经常使用电脑感到不安。我觉得奇怪,手机、电脑原本是可以给大家带来很大方便的工具。吴蓓解释说,自然,就是在没有现代产品的情况下也能生存、工作,我们太容易对现代物质形成依赖了!

 

目前吴蓓参与瀚海沙心灵环保项目,翻译甘地的书,介绍甘地的思想。甘地是印度的“国父”,是上世纪思想者中身体力行的典范。吴蓓追寻着他的“自律”精神,在翻译中深化自己的思考。

 

“我站在大地上,

  向石头学习,

  我遥望大海,

向鱼儿学习,

  我凝视天空,

  向鸟儿学习,

  我生活在大自然中,

  向太阳学习。

  他们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

——华德福学校儿童歌曲

 

中国普通母亲的心

 

一进吴蓓的家门,她就忙不迭地从一个纸盒里拿出一百元说:“从去年起我每天放2元在盒子准备用来帮助别人,其中100元是给艾滋病村的孩子的。请你下次去艾滋病村的时候帮我转交。”朋友眼中,吴蓓是常常为弱小者的痛苦而难过,为困难者的事情而奔波:照顾伤残者,探望贫穷的人,帮助在按摩院工作的盲人,游说身边的人一起帮助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

 

留英期间恰逢美国攻打伊拉克。反战的吴蓓对战争的爆发深感无能为力。只能通过反战游行、祈祷来表达和平的愿望。她向同学和邻居介绍印度耆那教的“宽恕节”,那一天信徒们反省自己是否伤害过他人或者动物,请求曾经被伤害者宽恕自己,宽恕并原谅曾经伤害自己的人。吴蓓用英语介绍了这个特殊的节日,请求别人的宽恕,并宽恕我们的仇敌,认为这是从自我开始的净化。个人抗拒政治、经济的力量的确卑微,但可以从自身开始减少人与人的争执与冲突。当时邻居们说要做到这一点“不容易”、“非常困难”。但吴蓓坚信只要认定目标朝前努力,总会有所变化的。战争中不论是谁射出的子弹,无论子弹射中的是谁的胸膛,美国人、英国人、伊拉克人、阿拉伯人……被射中的人身后总是有一位母亲。世界上只有母亲最能体会到失去生命的悲痛,只有母亲愿意用自己的身体,为孩子抵挡射来的子弹。后来吴蓓根据伊拉克战争爆发后的见闻,写下《每一颗子弹射中一位母亲的心》,呼吁人们从自身做起,推进世界和平。

 

拜访吴蓓家那一天,她和往常一样,亲自下厨做了米饭、豆腐、豆角、豆芽、紫菜蛋汤,请我在她家吃中午饭。饭后女儿毛毛自觉地收拾碗筷,清洗完毕回到自己的小屋复习功课。大雪后空气格外清新,明亮的阳光照进房间。简朴的屋子里显得有点冷清。橱柜里摆放着华德福学校同学们制作的各种手工艺品,有美丽的、充满灵气的木偶、布偶,也有略显幼稚的陶瓷。略微干枯的花枝插在陶瓷花瓶中,像一幅静物画;草叶也是从生日那天朋友送的花篮里摘下的,随意地放在橱柜里。最吸引我注意的是一把有着流畅曲线的木勺,那是吴蓓在爱默生学院的第一个木工制品。临走的时候,她送给我一张自制的贺卡,明快的色彩,纯真的言语,祝福人们幸福开心。

 

资料连接:华德福教育

1919年在德国的斯图加特,奥地利科学家、教育家和哲学家鲁道夫·斯坦纳(Rudolf Steiner)根据人智学的理念为一个叫Waldorf的香烟厂工人子弟办了学校,并命名为自由华德福学校。由于这所学校的成功,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被赞誉为未来教育的典范。凡是实践这一教育理念的学校都被称为华德福学校,或鲁道夫·斯坦纳学校。

1919年创立的华德福学校到如今已有 80多年的历史,成为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发展最快、非宗教性的教育运动,遍及50多个国家,有1千7百多所幼儿园,870多所学校,60多个华德福教师培训学校,500多家矫正教育和社会治疗机构。作为非主流的华德福教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充分地肯定和推荐,其中一些华德福学校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立的国际教育网络联合学校计划的成员。

目前有六名中国人系统地学习了华德福教育,并于2004年9月在成都创办第一所华德福幼儿园。此外,德国人卢安克从华德福学校毕业后志愿在中国广西教学,实践华德福理念。他们通过翻译华德福教育的文章以及华德福教育的实践,吸引了一批追随者。

 

吴蓓简介:

吴蓓,1960年生于上海,成长于安徽合肥,吉林大学理学学士,上海交通大学理学硕士。曾担任中学物理教师2年,大学物理教师13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会员。2001年留英学习华德福教育,03年4月回国后从事翻译、写作和教师培训工作。04年7月,生活·读书 ·新知三联书店出版了吴蓓留英日记《英格兰的落叶》。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